[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2~CH5 (接梗律師AU)(完結)

最後怎麼結束,怎麼暈去,葛雷夫完全不記得。醒來的時候他身上沒有半點黏糊體液,乾淨且乾燥的躺在床上,連被子四角都有人掖好。

 

可是魁登斯不在身邊,這張大床空落落的少了一半的體溫。葛雷夫爬起身來,經歷整夜瘋狂的腰臀幾乎向他尖叫抗議。但他還是緩緩步向廚房,帶著微笑步向他的咖啡與早餐,走向一個嶄新生活的開端。

 

廚房裡沒有人。

 

平常在裡面忙著煎蛋泡咖啡的身影不見了。葛雷夫覺得有點奇怪,把公寓繞了一圈。魁登斯不見蹤影。手機也無人接聽。葛雷夫開始覺得事情不對,他衝向魁登斯放置衣物的抽屜。裡面一件衣服也沒有。看著只剩下自己衣物的抽屜,葛雷夫的掌心倏然汗濕。他告訴自己不該這麼緊張,魁登斯不是那種一覺睡醒就翻臉不認人的玩家性格。但是他忍不住想起昨天情況特殊,昨天是魁登斯把契約約會用完的日子。

 

魁登斯曾經一再自貶,自認殘破而沒有被愛的價值。卑微說著他不求交往,只求愛情的幻象。所以,這是幻象的終點嗎?葛雷夫只覺全身的血液冷凝靜止。葛雷夫開始自問自己怎麼對待這份關係?親了,抱了,上床了,同居了,自己也只是大方接受對方的照顧。一份給新鮮人的保障合約,正式化兩人交往的檔案,自己拖拖拉拉的不肯簽。為什麼要擔心工作上的閒話?身居合夥人的高位,難道沒有能力在職場上保護魁登斯?

 

魁登斯甚至包容了他過往的傷痛,陪著他一步步的往前走。結果他做了什麼?對著魁登斯吼叫,要他滾,要他逃。魁登斯開口閉口的說著愛,他說了什麼,他只會說操。葛雷夫皺著眉,開始仔細回想他到底有沒有跟魁登斯說過愛?他罵過純情的傻子,說過許許多多的操,哀求過對方的佔有⋯⋯好像沒有說過愛,應該沒有說過愛。

 

還是他昨晚在意識混亂中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傷了魁登斯的心?葛雷夫越想就越覺得事情糟糕。顧不得自己身上還只是寬鬆的睡衣褲就扯過大衣,衝入紐約的寒風中。一月份的紐約清晨,極冷。積雪的寒涼夾雜夜露未褪的冷意,一陣陣從足心刺入。

 

今天是週末,魁登斯不會去上班,跑到事務所也不會有人。甚至,魁登斯會辭職?直接不告而別?原本的老房子,魁登斯早就退租了,去那邊找人也只能撲空。魁登斯說過自己出身教會,哪個教會?在哪裡?葛雷夫漫無目的跑了一兩個街區,發現自己完全不知該往哪去。感受到自己對魁登斯的無知,葛雷夫傷感的幾乎心痛。他把全副心思放在自己的傷痛與問題上,沒有注意到原來
自己一直享受著愛,甚至揮霍著愛。

 

他突然在眼角,瞥見魁登斯那件有點緊,有點土氣的大衣。葛雷夫拼命追了上去,扯住了魁登斯的手就直接對他喊:「我有沒有說過我愛你?沒有的話我現在說!我愛你!我愛你!你要我簽什麼我都簽,簽什麼都可以。別走,千萬別走。」一股腦的,什麼話都說出來了。

 

未完待續

TBC

*這本將陸陸續續貼到完結,番外不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