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2~CH5 (接梗律師AU)(完結)

 

回到家中,葛雷夫第一句話就問:「你要什麼獎勵?」他沒有忘記自己的承諾,甚至主動走向書房去拿那張邱比特合約。葛雷夫猜測魁登斯十之八九會把話題繞回合約的簽署,沒想到魁登斯卻說:「還記得我們剩下兩次約會嗎?」

 

「嗯?」

 

「請不要拒絕我約會內容的邀請,這是我要求的獎勵。」兩人的關係早就超越了「契約約會」的階段,如此慎重其事的請求,反而讓葛雷夫遲疑著不敢答應。他將手指放在了嘴唇上輕輕壓著,思考了一陣才說話:「你不是要求與鯊魚共遊或者高空降落傘之類的約會吧?」

 

「不是,我想請你陪我看電影。只是我覺得電影的題材你不會喜歡。」

 

「鮮血亂噴的血漿片或者獵奇噁心的片子我也沒問題。我替片商打過這類官司。」葛雷夫翹著腿,一手支著下頷,手指慣性的輕點雙唇,另一手跨在沙發椅背上。肢體的幅度極大,卻看不出粗魯,只飄散著一股傲氣。他伸出手,用一種呼喚與邀請的姿勢伸出手指引導魁登斯坐下。「來吧!你想看什麼電影。」

 

魁登斯打開了電視上的隨選電影訂閱,有點緊張的說:「我從小到大都在做著關於舊衣箱的惡夢。真正好起來的契機,是我在另一個冬天爬進了教會外的舊衣箱。」

 

「我當時年紀已經很大了,幾乎無法從入口塞進去。但是我還是硬把自己擠了進去。」

 

「我知道很冷,我知道不會有人來找我。可是我每一天,都可以平安無事的從舊衣箱裡面爬出來。」

 

「我不斷重複這樣的動作,直到我不需要用爬進去的方式證明自己可以爬出來。」

 

「我不確定這樣做對不對,但是我會全程陪著你。」葛雷夫不確定魁登斯想表達些什麼,直到電影開始播放,葛雷夫全身一震,幾乎想從沙發上逃走。魁登斯選擇的『約會電影』竟然是經典電影《天才雷普利》。《天才雷普利》的故事講述湯姆˙ 雷普利受富商之託前往義大利遊說富商之子迪基回家。但湯姆因為嚮往迪基的生活,甚至愛上了迪基。求愛遭拒,最後殺了對方,取代對方的身分生活。葛雷夫知道這部電影,甚至看過這部電影。這部電影恰好在他被綁前不久上映。頂替身份的殺人劇情,讓電影情節成為葛雷夫的惡夢素材。

 

囚禁他的地下室牆面,也恰好貼著一張斑剝的海景海報。被囚禁的四個月當中,葛雷夫時常望著汙成灰藍色的海報,以為自己如同電影情節,死在幽藍大海中的小舟中,在阿瑪菲海岸邊中止了心跳。葛雷夫時常忘記自己活著,臉頰貼著老鼠爬過的骯髒地板,在紐約的泥地裡繼續呼吸。

 

葛雷夫在臉上強撐出笑容,轉頭對魁登斯說:「所以這是洪水療法嗎?把我暴露在焦慮或者不愉快的刺激中,然後讓我逐漸適應?」

 

「怎麼不選《機動殺人》這部片?《機動殺人》的內容更符合頂替身份的連續殺人犯。」

 

魁登斯搖頭說:「我選這部片不單因為頂替身份的殺人行為。我選這部片,是因為片裡面的台詞。」他用著魔一般的語氣,背誦出電影台詞:「你想將過去扔進地下室的房間裡,鎖上門,再也不走進去?然後你遇見一個特別的人,你只想扔給他這把錀匙。開口說:『開門,走進來吧!』但你不能這樣做,因為裡面很怪物暗,因為裡面有惡魔。一旦被人看見裡面的醜惡⋯⋯」葛雷夫默默聽著,突然一偏頭,吐在了地板上。緊接著狂嘔不止,把胃裡所有的東西翻攪出來,變成地板上一灘又一灘的深黃色痕跡。魁登斯明顯嚇到了,不斷順著葛雷夫的背,慌忙的道歉,不停自責自己做出這樣激進的觀影決定。

 

當魁登斯抓起遙控器,準備停掉這部電影的時候。葛雷夫伸手制止了他。「沒關係,我們把電影看完。」葛雷夫認真的說:「你,陪我看完。」就這樣,他們一遍又一遍的看著《天才雷普利》。早就超過了契約規定的約會時間,但葛雷夫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按下重播鍵。第四遍放映的時候,葛雷夫已經不再作嘔。他看著電影,突然發出一個問句:「你也有你的地下室嗎?」

 

「有的,先生。」

 

「有人進去過嗎?」

 

「有喔,陽光進去過。電影台詞不是這樣說嗎:『我想把秘密與回憶宣洩出來,打開那扇門⋯⋯讓光線進入,照亮一切。』我的秘密跟回憶,在康尼島的沙灘上突然被陽光照進。」

 

「陽光跟我說:『出櫃了也沒關係,就算孤兒院的人不愛我,教會的人不愛我。會有人愛我。』」

 

「你也有你的怪物嗎?」

 

「有的,先生。你不是看到了我怎麼威脅記者?其實我喜歡用我的能力傷害人,傷害人讓我感覺到強大。強大,所以安全。」

 

「你怎麼跟你的怪物和解的?至少⋯⋯你看上去和解了?」葛雷夫總覺得,他會被自己的怪物吞噬殆盡。魁登斯的怪物卻壓抑在他體內,好好的,與他一起共存。魁登斯的怪物希望傷害他人,葛雷夫的怪物則渴求接納,渴求愛。內心的怪物永不饜足的想要更多的愛,永遠懷疑自己是否被愛。懷疑與不滿足,成為愛情的考驗。一而再,再而三的考驗,直到愛情被摧毀。

 

「跟我的怪物和解嗎?並沒有和解啊⋯⋯」魁登斯想了一下才開口。似乎不確定該怎麼表達,所以語速緩慢。他慢慢的說話,不像是怯於表達,更像是一字一句的慎重解答。「葛雷夫先生,我只是跟著我的怪物一起走了下去。」

 

「一直走一直走,總會找到出口,或者找到一個同伴。」魁登斯說話的時候,螢幕中的雷普利正殺死迪基。但葛雷夫不再感到恐懼,不再想起那個老鼠肆虐的地下室與葛林戴華德嘲諷他的語句。

 

===

為了尊重主機商規範NC-17自主外連

未成年請勿點閱: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fHHExvgOjCUJgDOZmwGqM2pMjuSW6XeGVGCwMOuXjxg/edit?usp=sharing

 

===

未完待續

TBC

*這本將陸陸續續貼到完結,番外不公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