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當性感成為枷鎖,女性主義者的服裝規定

知名影星艾瑪華森也是著名的女性主義運動者,曾被選為聯合國親善大使,在重要場合發表過女性主義演說。近日他因為雜誌封面的一張裸露照片,遭受抨擊。抨擊者認為女性主義者不過有這樣的穿著。

 

這個網路爭議,最後成為了一個不小的新聞。我覺得很有趣的事情是:為什麼女性主義者要有服裝規定?如果女性主義是為了避免女性受到不合理的,人權性質上的壓迫,為了促進性別平等。甚至讓男性從父權社會中的陽剛資本比賽中解放出來……那這一切都是人權議題。

 

大家不會朝著致力於種族平等的人權主義者說:「你不准穿裙子!」「你不准穿比基尼!」同樣的身為一個女性主義者,並不需要服裝規定。確服裝是人與世界溝通的第一印象,著裝與場合之間也存在禮儀問題。如同你去高級餐廳或者前往古典音樂會不會穿著破爛的T恤。面試銀行的工作時不會穿拖鞋。

 

嚴肅議題發表時,穿著打扮的方式確實可能影響旁人對議題的觀感。但更可怕的事情是:今天女權主義者每一次的服裝打扮都會被列入考量。

 

就算她在進行嚴肅發言的時候,穿的正式嚴肅,內斂而保守。大家還是會去翻找他某次的火辣打扮,指責妳著裝有問題。進而指責妳身為一個女性主義者不該如何如何……這樣的邏輯豈不是拿某次的海灘出遊照,指責一個在會議室中發言的男性主管為何只穿泳褲,光裸上身?怎麼可以如此的不尊重他的工作?

 

對吧?許多事情一牽扯到性別,往往就變得不一樣了。

 

女權主義者被部分男性,或者是仇女份子認為應該要穿的多一點,否則沒有資格談論該議題。因為在這些男性心中還存有一個想法:「女權主義者正在與男性對抗。但是穿著性感的女性還在尋求男性眼光的認可,這是矛盾的,所以女性主義者應該保守著裝!」甚至更進一步的認為:「女性只要還在追求美麗的打扮,尤其是性感的打扮。就代表她們不夠嚴肅,不夠有腦。」

 

這種想法非常有問題。但確實有不少男性認為,女人只要是還性感的,可慾望的對象,就無法談論嚴肅問題。因為這樣的女性是是輕佻的,不正經的。

 

這件事情其實我覺得應該反過來說:女性只要還是一個可慾的對象,男人就常常無法跟她們談正事,因為都花腦子想著怎麼把她幹翻在辦公桌上。但這些男人覺得無法好好談正事,都是女人的錯……

 

一切怪罪別人,又快又方便。

 

部分男性到現在都沒有了解一件事情。許多女人追求性感,還真她媽是為自己服務。純粹為了自我感覺良好,與男人無關。部分男性不相信這點,卻可以接受健身房一堆直男健身狂,是真心熱愛運動,熱愛塑造肌肉。不單純只是為了女性的目光。

 

在這些男人眼中:男人可以有目標,女人的目標只有男人。

 

確實抨擊艾瑪華森的人當中,也有部分的女性主義者所持的論調是:「女性主義者應該要反物化。不能成為滿足男性情慾的物品。」但現在這個社會持續在討論:反物化是不是走過頭了?過了頭的反物化,是否成為表現自由的枷鎖?

 

怎麼穿著打扮,也是一人自我表現,甚至自我實現的一部份。如果政治正確的進步女性必須避免裸露,規避情慾,甚至放棄任何追求美麗的慾望,否則就有可能自我物化,就有可能被指控成為滿足男性慾望的工具。這樣難道不是畫地自限?

 

如果追求平權的人被限定以某種形式生活,不就落入了另外一種壓迫之中?

此外,關於性感這件事,我一直看到男性的視角有趣的雙重標準。

 

男人都熱愛看大奶長腿妹的圖片。甚至講難聽一點,唯美裸露的照片遠不如”實用”裸露的照片來的受歡迎。(對很多男人來說照片越”實用”越好。)但是如果今天大奶長腿的被攝者。有任何侵擾到男性傳統與固有權益的行為,讓男人感覺受到威脅?大奶長腿的性感就可以用來攻擊被攝者。

 

今天某個大奶模特兒,穿了一件蕾絲無襯內衣。底下會有一堆男性狂推猛讚。但是如果今天這個大奶模特兒有一個發言是:「我認為我的擇偶條件,至少要月薪十萬以上吧?十萬不會很過分吧?這樣一年才一百二十萬耶!」

 

馬上就會開始有人拿她的大奶圖配上發言流傳。攻擊她看起來很騷,很賤,拿鮑換包的長相。

 

為什麼呢?因為這樣的發言,傷害到許多男性的自尊。賺錢能力跟性能力都是傳統男性自尊的所在意的範圍啊!所以會有男人覺得需要給拜金的女人一點教訓。首先就是在網路上把她罵到臭頭。

 

一個長期發言就跟男性沙文主義者站在對立面的女人。如果她長得不好看?會被說就是長的不好看才去搞女權。如果她長得很漂亮,剛剛好,又有幾張可慾的照片……恐怖的事情就來了。開始會有男人說要拿自己那一根,代替上帝逞罰亂發言的臭婊子。說出來的化不外乎:「穿得這麼騷,還不是想給人幹?」「講話這麼機掰就是欠幹而已。」「幹到她爽了就不會討厭男人了!」

 

女性的性感成為男人的工具,用來獎勵女人同時懲罰女人。不性感的女人被鄙視,性感的女人又被放上了一個奇怪的評比位置。因為性感有高低貴賤。而這個高低貴賤又是由旁人(甚至男人)去定義。

 

女人可以性感。女人的性感甚至可以被推崇讚揚。但前提是她不會傷害到男性自尊,也不能用性感去攫取金錢,取得優勢,這時女人的性感才會被讚揚。性魅力不能用來控制男人,或者要求男人。否則父權社會就要用淫蕩、下賤、欠幹這些性羞辱詞語去貶損女性。藉由輕賤女性來取回他們想像中的權力或者男子氣概這種很抽象的東西……

 

仇女份子與直男癌沒有搞懂一件事情:社會對於女性的輕賤總有一天會反噬到男人身上。現在網路輕賤女性的母豬文化造成男性的求偶困境。而上一個世代對女性的輕賤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中國大陸三千萬農村青年找不到老婆。三千萬,這個數字真的不會排擠到台灣男人找老婆嗎?這還只是整個世界輕賤女性最後造成男性困境的其中一個現象而已。

 

女性主義,性別平權,去父權。這不只是時髦的口號而已,而是這個社會迫切的問題。

 

延伸閱讀:

[觀點] 失控的正妹文化與女性輕賤

[愛情] 仇女傳播者如何成為其他人的追求障礙?

 

=== Follow me ===

 === Face book ===

 === Instagram ===

 ===  Plurk   ===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