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第三個奇蹟 CH1~CH2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本文可獨立閱讀,亦可放在必需存在的枷鎖一文之後。

*非ABO,有生子設定。天雷謹慎請注意。

 

===第三個奇蹟CH1===

 

以往的葛雷夫,只在乎成就與光輝,在意自身是否超凡卓越,怎麼讓帕西瓦˙葛雷夫化身成功的代名詞。所以他鮮少表現出喜怒哀樂,更別說沉浸在情緒之中。因為「感覺」並不重要。

 

「感覺」不能幫你處理文件,「感覺」不能幫你抓到黑巫師。「感覺」不能讓你升職,更不能讓你的名字載入史冊。

 

現在的葛雷夫知道自己錯了。感覺很重要。

 

感覺戀人的指尖撩起自己垂下的碎髮,感覺從後方襲來的體溫與擁抱,感覺從不加糖的黑咖啡喝起來帶甜。後來葛雷夫才發現他總在喝下早晨的第一杯咖啡後接吻,嗜甜的戀人早餐總吃些甜到蛀牙的東西。蜂蜜蛋糕,果醬吐司,糖霜甜甜圈。所以葛雷夫總覺得,他的早餐咖啡帶甜。他開始放任這些感覺一點點的浸潤他的靈魂,讓愛情與所有隨之而來的美好進入他的生命。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人生的顛峰狀態?魔法界的大戰終告一段落。該抓的人抓了,該滾下台的人滾下台了。各式各樣的重建落成典禮塞滿葛雷夫的工作行事曆。至於私人時間,則是一場接著一場的婚禮。

 

戰爭時期就有許多人結婚,但當時的婚禮總是倉促且帶著一絲絕望意味,擔心沒有明天,所以只能抓緊當下的徬徨感。趕製的婚禮禮服與不怎麼鮮豔的捧花就是戰時婚禮的全部。戰後的婚禮則完全是另一種風格。劫後餘生的放鬆感,還有必須慶祝的狂歡風格。

 

葛雷夫以為自己的冷冽氣息與香檳四濺,甜點亂飛的場合格格不入。只是身為長官,安全部內的婚禮他勢必得出席,在魔國會人緣奇好的魁登斯又總有收不完的邀請函。

 

但後來葛雷夫發現,他的男孩喜歡跳舞。

 

魁登斯總是在婚禮前興奮打理好自己的西裝,在布料上施加咒語,確保上面沒有一絲皺褶。他出席婚禮喜歡穿白西裝,抗汙咒更是絕不能少。然後在鏡子前來來回回的練習,學習繁複領結來搭配當日的著裝。最後還會在翻領上別一枝短梗紅玫瑰,亮麗光鮮的登場。

 

「你應該別一朵水仙花。」葛雷夫第一次看著他出席婚禮,忍不住這樣說。魁登斯有點疑惑,低頭看著翻領上的紅玫瑰又看看鏡子,思考著到底哪邊搭配出了錯。「你美的像是希臘神話中的納西瑟斯,所以你該配戴水仙花。」葛雷夫在魁登斯耳邊把話說完,順帶親了親他的耳垂。魁登斯的臉一瞬間紅了起來。

 

『很好,這樣就挺配紅玫瑰。』葛雷夫這句話只是想想,倒沒有說出口。所以魁登斯還是一貫以白西裝與紅玫瑰現身在各大婚禮會場。然後在婚禮舞會上用哀求的,濕漉漉的眼神看著葛雷夫,求他的先生陪自己跳一支舞。魁登斯總是很小心的掌握著分寸,讓兩人共舞看上去就像是年輕人的胡鬧而不是耳鬢廝磨的愛意繾綣。可是魁登斯看上去總是很開心,所以葛雷夫感覺開心。

 

但葛雷夫忘了,感覺是會騙人的……

 

未完待續

TBC

*還是要警告一下,本篇有生子情節,雷者走避。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挑了一個這麼容易被砸雞蛋的梗來寫Orz……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我開始覺得自己應該把必須跟這本一起帶回家了(深思
    默默覺得兩本一起帶才是正確的選擇。
    感謝小逸更新啊啊啊啊啊~~~

  2. 嗷嗷嗷嗷嗷
    我只能說好好看哦
    這會單獨出本嗎
    還是跟必須放一起出呢
    必須看得我不要不要的呢

      1. 唉呀,原來是這樣。我以為是跟必須一起出來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但我還是好期待這本啊
        拜託小逸一定要寫玩~~~(激動)

          1. 竟然開始安利了!!!!
            可是必須我看一半就有點拔不出情緒了…我衡量一下好了(滾#)
            (就是想吃甜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