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第三個奇蹟 CH3~CH5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本文可獨立閱讀,亦可放在必需存在的枷鎖一文之後。

*非ABO,有生子設定。天雷謹慎請注意。

*第三個奇蹟CH1~CH2

===第三個奇蹟CH3===

 

車子才一到家,房子的大門就被一個家庭小精靈猛然打開。一個自稱意比的家庭小精靈把一把軟墊加厚的大躺椅推了出來,二話不說的把魁登斯押了上去。施展漂浮咒語讓魁登斯足不點地的飄浮回屋。意比一邊施咒,一邊碎碎念著:「帕西瓦少爺真是不懂得照顧人,怎麼能讓孕婦爬樓梯呢?廚房裡面也沒什麼好吃的東西。補品很多,但是不好吃的補品吃起來多辛苦啊?意比最會燉補品了!意比的補品很好吃的!」

 

「太多好吃的補品吃起來也是一種負擔。」葛雷夫很認真的糾正了那名家庭小精靈。意比卻是用了一種不屑的態度回應:「少爺您不懂。您母親懷孕的時候就是我顧的胎,您祖母懷孕的時候也是我顧的胎。您祖母的祖母每一胎都是我悉心照顧!孕婦該吃什麼沒有人比意比更清楚!」態度悍然,強硬到魁登斯根本不知道家庭小精靈可以這麼兇悍。

 

「所以是老宅派你來的?」

 

「緊急家族會議。他們決定需要有人來照顧帕西瓦少爺的……夫人?伴侶!是伴侶!」意比話說到一半,主動改口。「意比主動要求派我來這邊,照顧胎兒是意比最擅長最厲害的事情!」

 

「你加油,撐著點。」葛雷夫拍了拍魁登斯的肩膀,逕自往書房走去。魁登斯一開始還不理解為何葛雷夫要他撐著點?直到他坐在餐桌上幾乎是含淚看著一盤又一盤美味無比的新菜色端上。奶油燉菜,櫛瓜鹹派,碳烤豬肋排,榛果巧克力泡芙……可是他已經完全吃不下了!吃不下卻看到美味佳餚不斷送上,感覺真是糟糕透頂了!

 

「意比就只是做菜,魁登斯少爺您不用全吃!聞聞就好,舔舔一口試試味道也可以。告訴意比您喜歡吃什麼!意比接下來才知道怎麼做菜。」家庭小精靈一邊說著,一邊回頭拿出一個更大的托盤,上面擺了更多的菜色。

 

葛雷夫此時就從餐廳外探了一個頭,看著滿坑滿谷的菜色,對著魁登斯說:「你撐著點。」馬上掉頭離去。魁登斯忍不住開始懷疑葛雷夫不喜歡屋內有家庭小精靈的原因真的只是因為感覺上很像奴隸主?還是另有隱情?

 

五天後,事情上升到了另一個高度。葛雷夫單獨前往面見凱薩琳,然後更多的家庭小精靈湧入他們的房子,有些忙著打掃環境,有些明顯的是在進行房屋設計與裝潢作業。也有精靈二話不說的幫魁登斯打包行李。葛雷夫還沒有回到家,魁登斯就在驚惶莫名的情況下被意比一同打包放上了車。

 

「意比?現在到底怎麼了?我們要去哪裡?」

 

意比開心的說:「魁登斯少爺,您還不知道嗎?喔喔喔!對了!請求凱薩琳小姐判讀命運的人最好不要施展魔法!所以帕西瓦少爺還來不及通知您!」意比用他纖長枯瘦的手指,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您要搬到大宅去啦!大宅那邊幫您準備了待產的房間,準備了一整個照護的團隊。魁登斯少爺,歡迎蒞臨葛雷夫大宅啦!」

 

不同於家庭小精靈的積極歡快,魁登斯幾次把東西放回原位,打定主意等葛雷夫到家才進行搬遷。但不管他提出任何異議,意比與他旗下的家庭小精靈大軍都會選擇性的無視,甚至擺出一臉受傷的表情看著魁登斯。彷彿魁登斯提出的拒絕是對小精靈整個人生意義的否定。

 

魁登斯懂得在惡意面前堅定立場,卻很難拒絕善意的請託。家庭小精靈們不是推推搡搡的把他驅離屋子,而是拿著鴨絨軟枕與絲綢包巾將他簇擁著離開。結果魁登斯在沒有見到任何一個人類的情況下,被安排住進了葛雷夫大宅的一個側翼。等他終於看見葛雷夫,第一句話是:「我好像遇到史上最溫和有禮的綁架了?」

 

看著魁登斯一臉狀況外的表情,葛雷夫忍不住笑了:「家庭小精靈的風格,多少能反映出家風。葛雷夫家族就是這樣,不容拒絕的強烈的控制慾望。」他將魁登斯落在額前的捲髮撥到耳後,感受到愛情與幸福感一同滋長。今天下午聽到的消息,讓他的顧慮又散去幾分,始終憂心忡忡的葛雷夫,似乎終於能感受到伴侶懷孕的興奮,而不再只有恐懼。

 

葛雷夫攬住魁登斯,把他拉進一個舒適的絲絨躺椅裡。低聲說著:「不好意思,我開口問凱薩琳的問題都很糟。我真的很抱歉……」聽到道歉,魁登斯意外極了。正想出言阻止葛雷夫說下去,卻被葛雷夫用手上的力道制止。

 

「讓我說完。我第一個問題,問的是不是葛雷夫家族的骨血。好像我只在意這件事?就算那只是你一個人的造物,我也願意當那孩子的父親。不,不只是願意,我會很樂意跟你一起扶養孩子。但孩子的情況特殊,如果他確實是葛雷夫家族的骨血,家族會願意給予強力的醫療支援,並且替他編造身份,甚至在法律問題上給予支援與庇護。」

 

「今天,隨我前去的另一個見證人,問出了家族會議在意的另一個問題:『魁登斯肚子裡面的孩子,是否會對葛雷夫家族帶來損傷或厄運?』答案是:『不會。』所以他們才願意把你接進家中。」葛雷夫一邊說話,一邊輕吻著魁登斯的耳廓。「如果可以,我只想問你跟孩子是否能平安。」

 

「我們現在很平安。」魁登斯的回應,聽起來只是細小的哼哼聲。葛雷夫的吻弄的他又是發癢,又是舒服。渾身都軟了,連聲帶都乏力。

 

「抱歉我不能久待,家族議會還有問題要詢問凱薩琳。但問問題的時候至少需要一個當事人在場……葛雷夫大宅內的魔法太多,議會不可能同意我留在這邊干擾判讀。」葛雷夫加重了親吻的力道,像是甜蜜的致歉,又像是以吻封緘。「乖乖在家等我好嗎?」

 

魁登斯先是看看過份華麗的大套房,又轉頭詢問:「現在這是我們的家了嗎?」葛雷夫笑了,低聲的回應:「魁登斯,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

 

未完待續

TBC

*第三個奇蹟只要印刷上沒有問題,就參場確定了。有興趣購入的人請幫我填一個印量調查,感謝。https://goo.gl/forms/j8iPmCdCCg1WrLz43

*CWT既刊攜帶量調查:https://goo.gl/forms/jrKRuxY8o4btBgEk2

有興趣CWT台北場次購入的人請幫小逸填一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