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搞笑] 有病的海洋生物與他的無辜小夥伴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強烈OOC,搞笑愚蠢略痴漢路線。各種有病,各種雷。慎閱。

====

不要看封面這麼可愛!裡面很恐怖,要逃要快!

本篇只有角色崩壞,角色崩壞與更多的角色崩壞。

不逃?請準備接受心靈傷害。

=====

 

要知道,當你點閱,你就成為了正義有病的小夥伴。

產乳,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海中生物出沒,有病

====

 

在一個古老遙遠的狄希大陸上,有著一個終日陰雨的高譚帝國。帝國傳統要求王子在繼承王位前需行正義之路,為帝國做出重大貢獻。因此布魯斯王子踏上了他的狩獵之旅,帶著一隻貓成為魔物獵人。可憐的布魯斯並不知道帶錯貓旅行是一件異常危險的事情。由於那隻貓,外加布魯斯每次遇上人們都會說出:「為了防止狄希被破壞,為了守護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正義,可愛又迷人的正派角色。」因此他就帶著好討厭的感覺,被一次次的打飛。

 

這次,他被打飛進了水裡,「噗通」一聲,氧氣離體,重沉入水。昏過去之前,布魯斯想著:「啊!早知道就多吃一點漢堡,不要這麼認真練肌肉了!」

 

「咕囉,早知道就多吃一點漢堡,咕嚕。」迷茫未醒的布魯斯,一邊碎碎唸著那些關於漢堡與奶昔的體悟,一邊愜意翻身。他蹭了蹭充滿彈性的床墊與皮草製的暖毯。養尊處優的布魯斯忍不住抱怨這塊皮草的粗糙程度,不滿的伸手抓抓。

 

沒想到他抓了一下,就聽到哼的一聲。抓了兩下,就聽到哼哼兩聲。暖毯怎麼會叫呢?想到這邊,布魯斯睜開雙眼。才發現自己躺的不是床墊也不是皮草毯子,是一個巨乳(劃掉)大胸(劃掉)肌肉男子毛茸茸的胸膛。

 

布魯斯驚嚇過度,發出一串無意義的「啊啊啊啊~」拚了命的想要後退。布魯斯卻在尖叫的同時,看見一連串氣泡從自己的嘴裡衝出。這一瞬間,布魯斯看著升起的千萬的泡泡,驚異非凡卻也意會過來。

 

「我?是在海底?」布魯斯喃喃自語,每一次說話,都帶出了細密的泡泡。布魯斯摸摸自己的頸側,並沒有長出鰓,那他到底是怎麼會呼吸的?

 

「因為你被人魚親過了,被人魚親過就可以在海裡呼吸了喔!」床上那個長毛的床墊有胸毛的肌肉男子,不,是有胸毛的肌肉人魚緩緩游了過來。露出一個靦腆的笑容,對著布魯斯說:「我看到你在摸自己的脖子,我猜你想知道為什麼自己能在水裡呼吸。」

 

「你是救我的人魚嗎?」布魯斯打量著眼前的肌肉人魚,開始在腦中想著記憶中所以王子被人魚拯救的故事。好吧,沒有參考值。所有拯救王子的人魚都是女性人魚,有著一頭美麗的紅髮,還會愛上王子,追隨王子上岸。沒有任何故事告訴王子,王子被男人魚拯救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在下布魯斯,是個可憐的落水人。感謝您的相救,還沒有問過這位人魚先生您的名字是……」布魯斯心念電轉間,已經決定了暫時不提自己的王儲身分,一方面是避免對方心懷不軌,另一方面是不想墮了高譚帝國的威儀。他只是擺出自己在水中所能擺出的最佳儀態,朝著人魚躬身致謝。

 

「我的海底名字叫做克拉克!不過這位先生您搞錯了,我不是來救你的!」克拉克笑得非常爽朗,甚至露出了尖銳的小虎牙。白牙反射著海底的微光,替他整張臉都增加了微妙的亮點,顯得可愛異常。

 

「不是來救我的?」布魯斯傻傻複述克拉克的話。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缺氧過度了,一時反應不過來。不是來救他,這人魚又為什麼要讓他能在海底呼吸?

 

克拉克嘴咧的更開了,用更加爽朗的笑容回應:「我不是來救你的,我是準備吃掉你的!」

 

此時由布魯斯的眼光看去,克拉克嘴中哪是可愛小虎牙?瞬間就變成了凶器大獠牙。布魯斯更是直至此時才發現自己的雙腳早被海草牢牢纏死。只是他剛剛都以水底風箏的姿態漂浮著,渾然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行動早已被一根海草綁住,還該死的就綁在克拉克的腰上。現在是怎樣?遛人嗎?

 

「你為什麼要吃我?我並不好吃!你不要吃我,帶我回到高譚帝國。我在高譚是有權有勢之人,我可以付出大量的食物作為我的贖金。」驚嚇退去之後,布魯斯的腦袋終於重回冷靜。立刻適時發揮出繼承人教育培養出的談判能力,開始跟眼前的肌肉人魚進行贖金協商。

 

雖然故事走向從美人魚拯救王子,變成了肌肉人魚想要吃掉王子。從浪漫愛情故事變成了王子化身海底魚飼料的驚悚怪談……不過布魯斯有信心可以挽回這一切。為什麼呢?因為他是布魯斯‧韋恩!

 

「我先回答你的第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吃掉你呢?因為你是掉到水面上的東西啊!掉到水面上的東西除了鳥屎與垃圾,都是魚餌。很明顯的,你不是鳥屎也不是垃圾。」克拉克一臉爽朗的回答布魯斯,絲毫不覺得把布魯斯跟鳥屎做比有什麼不對之處。

 

布魯斯腦中雖然閃過一條求生之路,卻堅守王儲的尊嚴,不為生存而大喊:「我是垃圾!我就是個不能吃的垃圾!」只是再度提醒了克拉克:「何不把我帶到高譚?我可以換來更多的食物!」

 

克拉克搖頭:「我住在大都會海灣,大都會的人魚都知道高譚人特別狡猾還特別難相處。所以我不會帶你去高譚,因為你上岸可能就跑掉了!而我還餓著肚子!」

 

「我是王子,我要求與海洋之王對話。」眼見克拉克明顯的講不通,布魯斯決定找其他人來談。

 

「海洋之王?」

 

「是的,我雖然身為俘虜,但我以高譚帝國的王儲身分要求與這片海域的王者對談。」

 

「你是說那個拿著一把大叉子的魚嗎?他叫亞瑟!亞特蘭提斯之王!」

 

布魯斯心裡翻著白眼,想著什麼大叉子?那是三叉戟!可是他身為一個陸地人還是決定別替海中人魚進行科普。況且現在命還握在別人手裡,還是不要亂來好了!

 

「亞瑟現在不在這裡!」

 

「敢問為亞特蘭提斯之王何不在這裡呢?」

 

「因為現在是我在保護這片海域!所以亞瑟去別的地方保衛海洋生物了!」

 

「所以亞特蘭提斯之王命令你代為守護這片海域?」布魯斯努力的要搞清楚上下級關係,以便後續談判的順利進行。

 

「喔喔!我降落在這片海域之後決心要守護這片海灣!維繫這片海灣的正義!亞瑟想要知道我有沒有這個能耐所以跟我打了一架!我打贏了!亞瑟大概是覺得我有能力保護大都會海灣,所以亞瑟去別的地方了!」

 

布魯斯覺得剛剛聽到的這番話,訊息量有點過大。所以他眼前的這條人魚,不只是(長毛的床墊)(長毛的大肌肌)一條肌肉食人魚,還是一條自居正義的流氓魚?莫名其妙到了一個海灣之後也沒經過海灣居民的同意,就這樣自顧自的守護起海灣的正義?順便把原本的亞特蘭提斯之王打跑了?他還以為這是一場比試?

未完待續

TBC

這本…就是個有病的東西(抹臉)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