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氛][香水] 盧丹詩Serge Lutens Jeux de Peau皮膚遊戲(美食調)

很久很久沒有紀錄香氣了。其實書寫香氣,只是為了紓寫記憶。

科學告訴我們嗅覺與記憶息息相關。人類的嗅覺系統直接通往大腦內處理情感與記憶的區塊。神經脈衝與氣味自然而然的相對應,將氣味與記憶牢牢綁定。

 

看不見,摸不著。所以特別容易被氣味伏擊。重遇某個熟悉而難以言喻的香氣,與之相關的情感與記憶瞬間將你席捲包圍。

 

我總會把一些特定味道跟我對一個特定人的記憶緊緊交纏,甚至就此綁定。讓我的香氛記憶變得更為複雜而有趣。以前很喜歡寶格麗的紅茶香水,我總是將它噴在一隻陪我生活的熊娃娃身上。讓溫暖的茶香結合起球絨毛的觸感。嗅覺與觸覺上都感到無比柔暖,和煦的如同冬日陽光。

 

結果一個長輩聞到了我身上的香水,說很喜歡。剛好包包裡面帶著這罐香水,主動掏了出來孝敬長輩。寶格麗的紅茶香水,從此成為長輩的愛香。

 

這個長輩對我一直帶著禮貌的距離,不算嚴厲,只是很希望我活在傳統好女孩的框架之中。從此,這罐香水只會讓我想起這個親近卻不親切的長輩。

 

之後我再也沒有買過寶格麗的紅茶。也幾乎像習得創傷後的教訓,不願意輕易送人自己喜歡的香水。或許再過一兩年,我會想開吧?又或者真的對紅茶香不再眷戀。

 

但我還是很喜歡將香氣與記憶綁定。只是越來越喜歡在自己身上做測試。不同時間,對著不同人穿上不同香氣。

盧丹詩Serge Lutens 也翻成蘆丹氏。

香水愛好者公認絕對不能盲買的一個品牌。

 

沙龍香水與商業香水不同,本就特立獨行,不求討喜但求知音。單看香調表而盲買沙龍香很危險。但是盲買盧丹詩?簡直是大玩踩地雷。盧丹詩有一種神祕的反骨,許多香氣就是做的跟大家的印象完全不同。彷彿你的玫瑰不是他的玫瑰。你的茉莉不是他的茉莉。

 

翻閱香水愛好者的分享文,你會看到盲買Hermès愛馬仕或者jo malone祖馬龍的人說某些味道買錯了,不是自己喜歡的味道。但是你不會看到他們寫:「天啊!這什麼味道!難聞的簡直要哭了!」

 

偏偏盧丹詩就走這樣的風格。投緣之人的瓊漿,無緣過客的毒藥。

 

Serge Lutens Jeux de Peau 有些翻譯皮膚遊戲,有些翻成肌膚之戲。這支香水是木質調與美食調。前調是明顯的牛奶與小麥香。中調有明顯的椰子與甘草。後調則是檀木與琥珀。靈感據說來自調香師對於麵包坊的記憶。

 

在櫃位上用手腕試香,馬上就決定買了。

 

明顯的麵包烘焙香,幾乎可以從嗅覺中吃到烘焙過的奶油酥皮與微苦黏潤的迷人焦糖。非常非常讓人嘴饞的一支香水。

 

後來我越來越喜歡在洗澡後穿上這支香水。先是在皮膚上氤氳一層焦糖與奶油的甜味。之後是椰子與辛香料的氣息,留香許久,緊緊貼合肌膚。

 

這支香水我的感想是:私密。屬於戀人的皮膚遊戲。

 

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被取名做皮膚遊戲。

 

皮膚遊戲是讓人嘴饞的,飢餓的的香氣。太適合噴灑在頸側的皮膚上,一個適合戀人輕柔啜吻的地方。每一個吻都要帶著鼻尖的磨蹭。吃糖舔奶油似的,把香氣連同對方皮膚的氣息一起吃吞落肚。

 

並非性感的香氣,皮膚遊戲卻適合大面積的肌膚撫觸、貼合、擁抱。

 

這支的香氣甚至沒有性的意味,卻意外的讓人感到非常、非常私密。因為這個香氣關於愛,關於飢餓。

 

===

香調表:

前調:牛奶,小麥

中調:椰子,甘草,蠟菊

後調:桂花,杏桃,辛香料,檀木,琥珀

美食調香水,一點點東方調,一點點木質調

===

=== Follow me ===

 === Face book ===

 === Instagram ===

 ===  Plurk   ===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