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10~(靈魂伴侶梗)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前言:寫完長傳達陣這種二十幾萬字的正劇向長篇,我想要寫一點傻白甜的中篇或者短篇來舒緩一下。(雖然有人一直問我:你真的知道中篇或短篇的定義嗎?)

啊……就不管了啦!反正這個坑就開了。目標是只談戀愛,不打怪。雖然知道我可能管不住自己,但是我話先寫在前面。目標是少打怪,少砍人,不談邏輯,只戀愛。重點在於寫出一篇充滿戀愛臭酸味的文章?

故事私設:靈魂伴侶世界。人們的皮膚上印有靈魂伴侶相遇時對自己說出的第一句話。超人與蝙蝠俠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分。時間限設定在MOS電影後,但沒有BVS的抗爭,正義聯盟在MOS的事件背景後已經建立。

=====你曾說過的話CH1~CH5=====

=====你曾說過的話CH6~CH9=====

 

 

=====你曾說過的話CH10=====

 

克拉克原本以為這是他跟小布魯斯唯二的接觸,兩人的命運不會也不該再有交集。沒想到不過幾天,他又聽見小布魯斯的哭聲,甚至低低喊著:「救命,我要死掉了!」

 

克拉克飛的太急,引來狂風隨行。當他急煞在小布魯斯的窗前,不懂停下的狂風成為一股巨力,惡狠狠擊在落地窗上。發出的轟隆聲響,把哀哀哭泣的布魯斯嚇的眼淚都收回一大半。

 

止住哭泣的小布魯斯對著窗前的影子笑了,急急忙忙的跑去開窗。克拉克進屋後,立刻問小布魯斯:「你怎麼了?為什麼說自己要死掉了?」在窗外的時候克拉克已將小布魯斯的全身掃描過一次。沒有任何傷口,為何小布魯斯說自己要死了?

 

「看不到藍眼睛先生,我難過到快要死掉了!」圓圓的小臉頰,義正詞嚴的說出無賴至極的調情話語,居然合拍的找不到突兀之處。這讓克拉克當場傻在了原地。

 

「布魯斯少爺,剛剛突然有一陣大風,莊園內不少玻璃都破了,您還好嗎?」阿福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小布魯斯立刻比了一個躲藏的手勢,然後揉亂自己的頭髮,裝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開門。「阿福,我沒事。你看,窗沒有破。可是鎖不知道為什麼吹開了。」

 

阿福看著開啟的窗鎖,皺起眉頭,卻是左看右看也看不出個所以然。阿福只能把小少爺帶回床上,替他塞好被子,關好門窗。房門落鎖的時候,布魯斯對著天花板開心的笑了,低聲的說:「你躲的真好!將來玩捉迷藏我一定輸你啊!」

 

收捲著披風,狼狽漂浮在天花板上的克拉克只能尷尬一笑。確認阿福走遠他才緩緩落地,走到小布魯斯身邊。「你沒有生病,沒有受傷,那我要離開了喔!下次不要這樣騙我,我會怕。」

 

「既然你都從神那邊跑出來了,不能多留一下嗎?留下來,陪我看電視?我把灰幽靈錄起來了喔!」小布魯斯拉著克拉克的手,嘟著嘴,滿臉的企求與討好。

 

其實不需要小布魯斯拉扯衣角,克拉克聽到灰幽靈的時候,心防又莫名其妙的塌陷崩落。他跟成年後的布魯斯由陌生人變朋友的契機就是一起觀賞灰幽靈的數位修復版。因此克拉克坐了下來,輕拍著小布魯斯的頭,低聲告誡:「只有這一次喔!」

 

小布魯斯低聲歡呼著,把床鋪上的抱枕與被子重新排列堆疊,拉著克拉克一起窩進他的枕頭堡壘,接著偷偷打開電視機與錄放影機,將音量調到最小,興奮看起灰幽靈在電視上大顯身手。

 

克拉克的心神倒是完全沒有放在電視上,他幾乎是全神貫注的看著年幼的布魯斯。因為這應該是最後一次的見面了,他需要把小布魯斯的一舉一動,每一次眨眼,每一個微笑都深深銘刻在心。

 

克拉克沒想到,他錯了,這才不是他與小布魯斯最後一次的見面。

 

就算早知小布魯斯老成早慧而且聰明的嚇人,克拉克卻無法想像小布魯斯不過六七歲的年紀,就懂得抓住人性弱點,進行各種可愛到讓人生氣的哀求與要脅。小布魯斯注意到克拉克不願意讓他受傷,更不願意讓他傷心。三不五時就裝哭迫使克拉克現身。他也注意到克拉克很小心的隱匿蹤跡,從不讓人發現他的存在,甚至開口要脅過克拉克:「你不願意讓我跟別人談起你?那你不來陪我玩我就要跟全世界說我有一個藍眼睛朋友喔!他是我的靈魂伴侶!」嚇的克拉克不等他再度要脅,立刻乖乖出現。

 

小布魯斯更知道克拉克真心在乎他,會從遠處帶奇特的花朵或礦石給他當玩具,甚至三更半夜偷偷帶他去非洲看動物,飄到高高的地方撫摸長頸鹿的脖子。帶他去冰原冒險,帶他到雲層上面看星星。

 

所以小布魯斯也懂得在回到床鋪上的時候,模仿一個約會結束的大人,認真說出:「今天晚上我過得很愉快。」去換克拉克一個既靦腆又尷尬的笑容。

 

當然,小布魯斯也懂得打悲情牌。

 

小布魯斯會在玩得最歡快的時候,突然沉默,然後眼眶含淚的說:「藍眼睛,你說過你是從神靈那邊偷跑出來的,總有一天要離開。但是你也答應過我,等我長大後我們就會再見面⋯⋯就像是候鳥一樣。你會先飛走,再飛回來。」

 

 

就算相處的如此融洽,甚至純真甜蜜。克拉克不忘持續提醒小布魯斯,告訴他自己很快就會離開。

 

 

眼前所有的歡樂,都是從時空間隙中竊取的片刻。

 

所以克拉克用候鳥形容他與小布魯斯的關係。克拉克跟小布魯斯解釋:「你知道候鳥嗎?他們會遷徙,我也會在你的生命中遷徙。我會先去很遠很遠的地方,然後再飛回你的身邊。」

 

說多了,小布魯斯也學會了用候鳥來形容兩人的關係。「我知道藍眼睛先生是候鳥。可是我真的很想很想跟藍眼睛先生多相處一點,不要每次都要騙你,嚇你,你才出現好不好?我想在藍眼睛先生飛行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之前,先多儲存一點藍眼睛的記憶。」

 

「就像在袋子裡面的糖果,我不會一口氣吃掉。我會很珍惜,很珍惜。很餓很餓的時候,我才會拿出來吃一顆。我會儲存很多很多回憶,在你回來之前,一次只想你一點點。」在小布魯斯的天真中,克拉克知道了什麼是心碎的甜蜜。

 

他知道自己早已無聲哭泣,眼淚一滴接著一滴。小布魯斯卻是用小小的手掌捧起他的臉,低聲說:「藍眼睛,我好想叫你不要哭了,可是你哭起來好漂亮。」

 

「你的眼睛跟海一樣,我現在親親你,都有海水的味道。」小布魯斯主動親上克拉克的臉與眼,甚至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個帶著眼淚鹹味與初戀甜味的吻。

 

「以後我想你,我會去看海。你說好不好?」克拉克幾乎笑了,原來布魯斯說情話的技能居然是從小練起。可是想起布魯斯,克拉克眼淚又掉了下來。

 

那天,一大一小哭成了一團。小布魯斯抽噎著,哭到力倦而眠。克拉克則是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到孤獨堡壘,恰好,看見蝙蝠俠發來的通訊燈號。

 

「蝙蝠俠,我們還要校準這些東西多久?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克拉克打開了通訊,厲聲詢問通訊彼端的蝙蝠俠,口氣中有著前所未有的煩躁。

 

「超人?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沒有,我只是⋯⋯我只是真的很想回去。」克拉克知道自己在說謊,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跟蝙蝠俠老實招認,他犯下了可能紊亂時空的錯誤與活在過去的小布魯斯頻繁接觸。克拉克更不知道該怎麼跟蝙蝠俠說,再不回去他不知道會先死於心碎,還是先對七歲孩子犯罪。

未完待續

TBC

*一直忘記放的印調,這是場領的,如果是通販請直接從葫蘆夏天下標即可。
https://goo.gl/forms/6qx6vInp79vo2HvA3

*台北CWT48
DAY1 D21
DAY2 D23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1个掉马甲了,还是自愿的。超人下章也该掉马甲了吧。所以让布鲁斯不幸的事件是父母双亡——超人没来得及救人(ps:还是自己要求的)。大大,这刀有点狠啊!

      1. 太理智也不是一件好事,对别人是一种伤害。我对不义的设定就觉得有一部分大超黑化就需要怪老爷太理智。和一个崩溃的人谈理智本身就是再次伤害。而且不义里的设定总觉得不得法,毕竟不是只死露易丝一个人,被毁的是一个城市啊!那得多少条人命!!在美剧里正常的剧情里这种丧心病狂的凶手绝对是在警匪追捕中被击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