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6~CH9(靈魂伴侶梗)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前言:寫完長傳達陣這種二十幾萬字的正劇向長篇,我想要寫一點傻白甜的中篇或者短篇來舒緩一下。(雖然有人一直問我:你真的知道中篇或短篇的定義嗎?)

啊……就不管了啦!反正這個坑就開了。目標是只談戀愛,不打怪。雖然知道我可能管不住自己,但是我話先寫在前面。目標是少打怪,少砍人,不談邏輯,只戀愛。重點在於寫出一篇充滿戀愛臭酸味的文章?

故事私設:靈魂伴侶世界。人們的皮膚上印有靈魂伴侶相遇時對自己說出的第一句話。超人與蝙蝠俠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真實身分。時間限設定在MOS電影後,但沒有BVS的抗爭,正義聯盟在MOS的事件背景後已經建立。

 

=====你曾說過的話CH1~CH5=====

 

=====你曾說過的話CH6=====

 

任務過後,蝙蝠俠的手指在虛擬鍵盤上運作如飛,偌大的中控室只有機器的電流低鳴與極端吵雜的鍵入音。

 

克拉克在一旁看了好一段時間,依然沒有搞懂蝙蝠俠是怎麼把浮空的虛擬鍵盤狠狠打出尖叫般的聲音。打出來的每一個字都像是放大的驚嘆號,宣示著大蝙蝠的心情惡劣。

 

稍早的聯盟例行會議中,蝙蝠俠才剛剛強調正義聯盟雖為守護地球和平存在但不該淪為各國的常備救災隊。沒想到下一秒就遇上義大利地震,全員出動救災的尷尬狀況。當蝙蝠俠為當地救災系統的疲軟暴怒時,黛安娜的安慰只是火上加油。

 

「蝙蝠俠,這點我不懂。我們擁有力量,因此捍衛弱小。這件事情有什麼錯呢?」

 

「聯盟可以救人,但是人類不能因此放棄自救!現在各國政府都太依賴正義聯盟!如果同時有兩處發生災害,難道要強逼聯盟從中抉擇?況且救災不是把人全部挖出來,全部帶到安全地帶就結束。災後重建,物資調配都是專業,都是需要經營維護的重要系統。」蝙蝠俠說到這邊頓了一頓,發揮了扁平電子音能夠製造的最大諷刺性。「黛安娜,你流淌著古老信仰中的神靈之血。超人則因為力量的強大而成為現世之神。但是歷史上盲目信仰神靈的文明會發生什麼事情?」

 

不等黛安娜回應,蝙蝠俠率先將答案惡狠狠的咆哮出來:「當人類將所有的希望投注在單一個體上,他們將脆弱的不堪一擊。神靈的凋亡,將等同他們的毀滅。」

 

一言不合,蝙蝠俠與黛安娜各自掉頭,不歡而散。不善應對衝突巴里更是老早化身閃電,有多遠跑多遠。亞瑟對著超人咧嘴一笑,「我記得班表是你跟蝙蝠。」然後往水裡一扎,迅速破浪而去。維克多表示將留下來協助物資檢索與調配,所以克拉克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他將與脾氣正壞的大蝙蝠一同留守瞭望塔。

 

拉奧在上。雖然祈求災害是不對的……但是克拉克多希望現在來個海嘯或者山崩。夾雜大量垃圾的海潮或者朝面直噴的爛泥土石,都比面對壞脾氣的蝙蝠更好。

 

「蝙蝠俠……我能做什麼讓你心情好點嗎?」

 

「我什麼時候心情好過了?」

 

好吧,這個反問真是太有力了。有力的讓克拉克語塞。

 

「你想不想坐下來辦公?」克拉克張口提議,甚至拉了一張椅子過來。他心想蝙蝠俠雖已卸下重甲,一身凱夫拉纖維的份量卻也不輕。坐著應該會比較舒服?

 

「不用,我站著就好。話說,我站著還坐著,關你什麼事?」

 

「對……對不起?」克拉克反射性的道歉。

 

「你是聯盟的主席。不該隨便道歉。雖然對外形象你維護的很好,民眾對你頗有好感。不過我一直覺得你太輕易道歉。某些人會認為你的隨口抱歉代表謙和有禮,可是有人會視之為軟弱的象徵。」

 

「抱歉?」克拉克話一出口,只想咬掉自己的舌頭。蝙蝠俠只是哼了一聲,繼續處理大量數據。克拉克眼見沒有進一步的譏諷,悠悠的在中控室內晃了兩圈,又問:「你想吃點東西嗎?血糖上升情緒會好一點?」

 

黛安娜與維克多都曾說過,應對蝙蝠俠的壞心情,最佳的解決方式就是丟著不管。不是兩人沒有同儕愛,只是不聞不問確實是最具邏輯的解法。不過克拉克做不到視若無睹。對克拉克來說,老式的噓寒問暖才能真正表達關心。有時他甚至會覺得,黛安娜與維克多過分理性對待蝙蝠俠,而忽略了蝙蝠俠可能也有人類情感的需求。

 

好吧,只是「可能」而已。

 

畢竟蝙蝠俠對於吃東西的提議回以白眼,又補上一句:「我不是巴里。」片刻之後,他從暴虐的鍵盤聲中追加一句:「超人,你不需要在乎我的情緒。我的情緒好壞不會影響到我的工作能力。」

 

克拉克虛弱的笑了一下,「或許,我只是不習慣坐視戰友情緒這麼糟。」他也不知道為什自己沒法丟著蝙蝠俠不管。或許超人是聯盟中唯一會在乎蝙蝠俠情緒的人?

 

撇開黛安娜與維克多的理性。亞瑟則向來不會看人臉色。克拉克甚至一度懷疑亞瑟是故意惹怒蝙蝠俠,因為超級聽力確實捕抓到亞瑟低語過「河豚」、「脹起來的樣子」、「有趣」之類的詞語。巴里?巴里遇上蝙蝠俠的時候總會吃下更多的零食。巴里說那是超越新陳代謝的壓力性進食。克拉克懷疑過巴里鮮少跟蝙蝠俠一同值班,這樣的安排是否為了瞭望塔的糧食預算著想?

 

克拉克聳聳肩,終於放棄讓蝙蝠俠情緒轉好的打算。他漂浮在半空,打開了一份正義聯盟接下來的行事曆,決定開始善盡聯盟主席的職責。

 

「戰友?這是我的定位?」蝙蝠俠突然開口。上揚的語尾讓克拉克確定這是需要接話的問句。

 

「我原本想說朋友。但是我覺得你會回以一個鄙視的冷哼。所以,我說我們是戰友。」

 

「超人,我不記得我曾做了任何可以被稱為朋友的事情?」克拉克剛要回應,蝙蝠俠率先開口:「戰場上的事情不算,那是我的職責所在。」

 

克拉克說:「哪……你傾聽了我的感情煩惱。幫我解決了相關問題。這可以算是朋友的作為吧?」

 

「要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地球好。你把我守衛地球的付出,說的好像是替你梳頭髮綁辮子,看著你拔小花占卜戀情。明明你強調如果失戀就會砸爛北半球。」雖然電子音兇狠沙啞,克拉克卻在蝙蝠俠的描述中聽到了一點取笑的意味。克拉克因此變得自在不少,連身體都飄高了幾吋。笑著說:「感謝蝙蝠俠為地球的付出啊!現在要不要再付出一下啊?」

 

「你跟你女朋友又怎麼了?上次的約會不成功嗎?」

 

克拉克臉頰一紅。心想,哪來的不成功?他跟布魯斯的感情進度簡直飆速前行。不過就因為太成功,下一步反而不知該怎麼走。好像油門一踩,直接闖入了一個新領域。這下好了!完全沒有地圖啊!

 

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怎麼辦?保持冷靜,呼叫蝙蝠俠。現在的克拉克就維持了聯盟作戰的標準程序,大大方方的像蝙蝠俠呼叫支援。

 

「約會都很成功……」克拉克知道不能提起任何香豔的細節,所以只能把問題截去枝枒,加以濃縮。沒想到一開口就是,「我想求婚。」克拉克發覺略去性愛細節後,能說的問題也只剩下求婚而已。他甚至沒發現,自己已經想到求婚了!

 

克拉克先被自己的發言給嚇住,結巴了一會才重新定神。「求婚,那個,總之。總之,我想求婚。但我不確定我的……女朋友會不會答應。」講到女朋友三個字,克拉克還是有點心虛。不是有意隱瞞,只是克拉克覺得蝙蝠俠對氪星人生態的好奇已經到了讓人不適的程度。如果老實說出自己的對象是個男人,天知道會橫生什麼枝節?一想到蝙蝠俠可能嚴肅詢問氪星人是否偏好同性伴侶?能否得到前列腺高潮?甚至氪星人有前列腺嗎?克拉克就覺得尷尬萬分。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對不起,你就暫時當個女朋友吧!』克拉克在心裡默默向布魯斯道歉。

 

「你因為睡過了就想求婚?所以氪星人確實可與人類做愛?還是她已經懷孕了,你因此想結婚?能夠這麼快驗出有孕嗎?沒有生殖隔離問題?」蝙蝠俠毫不委婉的問話方式,讓克拉克嚇的又浮高了幾吋,回話的聲音也拉高了幾度,「不!沒有懷孕!我說了什麼嗎?你怎麼會知道我們上床了?」

 

蝙蝠俠眼神沒有離開過螢幕,平平淡淡的說:「合理推測,畢竟你在美國中西部的泛基督信仰下長大,又是傳統農家。婚前守貞對你來說很重要。」

 

「我沒有說過我是中西部長大的農家男孩。你怎麼會知道的?」

 

「我現在確定了。」蝙蝠俠冷笑一聲。「超人,你要學會不被套話。還有,你的偽裝身分真的不怎樣。你的口音,你對農作物與農家生活的理解,你驚訝時開口就喊『上帝』。你真的沒有察覺其中的諷刺性嗎?你才是目前對人類來說,最接近上帝的存在。」

 

克拉克有點洩氣,懶懶的下降,坐回到了他的位子上。「在你眼中我就是個笨蛋就對了……」

 

「你不是笨,你只是毫無戒心。你太過強大,以致於不需要有所防備。這反而成為你巨大的弱點,將來聯盟勢必需要在這件事情上多加注意。例如近日我們就發現了你對魔法的零抵抗力……」蝙蝠俠猛然住口,似乎是發掘到了自己的滔滔不絕已成為某種嘶啞的電子噪音,又像是發覺了超人低垂的腦袋與更加無精打采的小捲毛。因此大發慈悲的說:「好,我們回到關於求婚的正題上。」

 

「求婚前,你需要把女朋友的身分告知聯盟。我們需要進行一次詳盡的身家調查,以免任何意外發生。」

 

克拉克原本想開口解釋,韋恩集團總裁絕對不可能是麼反派間諜。可是他嘴巴開闔了幾下,還是沒發出半點聲音。超人企圖向正義聯盟的最大贊商求婚,克拉克怎麼想都覺得大蝙蝠心情不會很美妙。大概會嘶吼著什麼「有損形象」、「政治不正確」之類的台詞吧?

 

「再來,你會向她坦承超人的身分嗎?以你的性格,我想你什麼都瞞不住。問題就變成女朋友對正義聯盟的觀感如何?她喜歡超人嗎?雖然民調數據十分樂觀,但少數討厭正義聯盟的人可都是死忠的反對派。」

 

克拉克側頭想了一下,「我想她屬於支持正義聯盟的那一派。」想到布魯斯投注的大筆資金,克拉克對布魯斯的支持有信心。「可是我覺得她最喜歡的英雄是黛安娜……不是我。」想到布魯斯多次對黛安娜毫不吝嗇的讚美,對超人的形容詞卻是「橫衝直撞的鬥牛」,克拉克就有些提不起勁。

 

「女孩子喜歡黛安娜很正常。尤其你對她的側面形容,可以推測她雖是個富家女,卻沒有嬌生慣養的習氣。也可以判斷出她是一個獨立自主,有想法有個性的卓越女性。黛安娜是女性主義的時代表率,她最喜歡黛安娜並不奇怪。」

 

克拉克不好意思糾正蝙蝠俠一番入情入理的分析,只能讓蝙蝠俠繼續往下說。「她支持正義聯盟,不討厭超人。你的贏面就已經很大。等到身家調查之後,我或許能給你更多求婚相關的建議。」

 

蝙蝠俠口中唸著需要擴大聯盟家眷的安全防護範圍,甚至馬上開啟了幾個視窗。克拉克隨著亮起的畫面看去,馬上發現這是一份詳細的保護計劃,避免讓反派惡棍綁架超級英雄的家眷,或者以家眷安危進行脅迫。巴里與維克多的頁面都標註了他們的父親,黛安娜的頁面上有史蒂夫。亞瑟的頁面上有一連串克拉克看不懂的亞特蘭提斯文字。克拉克因此注意只有自己與蝙蝠俠的頁面一片空白。

 

蝙蝠俠有家人嗎?有任何關心他,在乎他,對他來說重要的人嗎?胡思亂想間,蝙蝠俠低聲說:「總之,快點給聯盟資料。我們不可能保護一個身分不明的大小姐。」

 

克拉克知道蝙蝠俠在要求些什麼。有了伴侶的資料,等同拿到超人的真實身分。克拉克嘆了一口氣,心想:凡事憂心的大蝙蝠,始終對保持匿名的超人放心不下。不過克拉克只是聳了聳肩,真誠但無奈的說:「先求婚成功吧!光是求婚戒指就是一個大問題了……」

 

蝙蝠俠發問:「資金的問題?還是品味的問題?」

 

克拉克不甘願的回答:「後者。」因為他實在不知道大富豪能看上怎樣的求婚戒指。

 

「是,品味的問題我們可以從戰服配色中看出端倪。」蝙蝠俠簡單一句話就完成了惡毒挖苦。克拉克來不及再度抗議氪星人不需要遵從地球的時尚守則,就聽到蝙蝠俠說:「越簡單越好。經典的款式,不要任何花俏的裝飾。如果你的女朋友真如你所說的來自極端富裕的家庭,鑽戒的克拉數就不會是她在意的重點。戒圈內的那行字比較重要。」

 

「當然,還有你的求婚詞。我知道你們不是靈魂伴侶,所以你求婚時說出口的話也就特別重要。你要怎麼說服那個女孩,就是你了,靈魂伴侶絕對沒有你重要。」

 

克拉克一邊聽,一邊點頭。雖然跟怒氣衝天的蝙蝠俠一同值班不啻為酷刑,但是蝙蝠俠永遠是這麼可靠,永遠能提出最好最優秀的建議。想到這邊,克拉克大概是神經打了結,張口問出:「蝙蝠俠,願意當我的伴郎嗎?」

未完待續

TBC

*有人注意到蝙蝠俠不願意坐下的小細節嗎?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剛剛還想說在堡壘通話的儀表板附近劃一道(?
    但好期待超人去偉恩大宅來個巧遇什麼的~

  2. 新年快乐,祝作者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ps希望布鲁斯不会气死,偷笑。

  3. 看到布鲁斯紧张忐忑的样子感到十分的欣慰——干得好克拉克。
    但是还是无法想象两个人掉马甲的时刻。

  4. 不愿意坐下是因为pp还肿着吗?偷笑。
    布鲁斯又当新郎又当伴郎——分身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