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 你曾說過的話 CH1~CH5(靈魂伴侶梗)

 

後來布魯斯認為,他對超人的那一長串發言似乎有過多的自我代入。雖說人能給予的建議,多半都是自身經驗的投射。布魯斯知道他對超人講的話,幾乎都是他想講給克拉克聽的話。

 

克拉克‧肯特,高壇王子布魯斯‧韋恩苦追數月卻始終求愛不成的大都會記者。兩人的問題癥結,除了花心跨國財閥與純情小鎮男孩之間的巨大差異,更關鍵的是兩人對靈魂伴侶的概念不同。布魯斯認為只要兩個人相處的來,靈魂伴侶不過就是一行字,一點都不重要。克拉克卻有著傳統中西部人的思考方式,堅定認為靈魂伴侶是直抵生命核心的約定,是命運的安排。怎麼可能不重要?

 

小鎮男孩不只一次的勸他:「你應該要相信靈魂伴侶,好好等那個人出現。」

 

「如果那個人出現了,我會裝作沒看見。我的眼裡都是你,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都是你。」這句話聽來極為甜蜜,也極為油滑。可是布魯斯說的發自內心,一片赤誠。

 

以前布魯斯都認為一見鍾情只是一個神話,或者拿來騙女孩的謊話。他明明鄙視人們對於愛情的不理性信仰,卻在第一眼望見克拉克的時候理解了一見鍾情的意義。

 

宴會廳當中,燭光搖曳,燈火燦爛。整個世界都像染上一層酒液的琥珀黃。那雙突然出現的藍眼睛因此引來布魯斯的注意。目光相遇,布魯斯覺得自己在跌進入那雙眼眸的同時被拋擲到空無的蒼茫宇宙。因為那雙藍眼第一時間讓布魯斯聯想到宇宙,聯想到瞭望塔看下去的魔幻色彩,宇宙空無與地球大氣間的氤氳之藍。

 

那雙眼睛也帶給他進入宇宙的感覺。突破引力掌控,到進入瞭望塔力場間,一瞬的呼吸凝滯,幾秒的心跳亂拍。

 

布魯斯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他需要知道那雙眼睛的主人是誰。

 

宴會場上,兩人之間隔了一個不小的舞池,布魯斯卻從那人胸前晃動的記者證上開始辨認姓名。長年的訓練讓布魯斯有著過人的動態視覺。夜行黑隼的軌跡,雪中白狐的行蹤,他都能瞧的一清二楚。不過當時他發現自己完全無法閱讀那一行行小字,不是因為他的視力不足,而是他無法把目光從那男人的藍眼睛移開。

 

「我的眼裡都是你,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都是你。」布魯斯很清楚的知道,這句話不是甜言蜜語,這句話只是陳述事實。

 

布魯斯一直都記得,當時的克拉克像是察覺到他射去的目光,因此從人群中巡游而來。布魯斯不確定是因為記憶的關係,還是當下發生的一切,真的都如同慢動作播放的電影。他清楚記得看見克拉克張開了嘴,喉頭抖動,唇線微揚。

 

雖然事後布魯斯不願意承認,但在那百分之一秒,千分之一秒的當下,布魯斯希望克拉克第一句出口的話,正是自己與生俱來的印記。他希望那雙藍眼睛的主人,能用他漂亮的薄唇,忠實覆述著那行烙印在布魯斯指間的潦草花體字。

 

「韋恩先生!韋恩先生!克拉克‧肯特,星球日報。」一句完全不相干的話,把布魯斯從恍惚的情緒中猛力扯回到現實。不是那句話,完全不是。但是沒關係,反正布魯斯不該脆弱且愚蠢的相信靈魂伴侶。剛剛那一瞬間的著魔,不過就是時光長河中的一個微小漣漪。過去了,就過去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喔!我們的基金會已經……」布魯斯正準備隨口打發這個記者。口氣輕忽,甚至有一點惡劣。卻在三五句話之後,發現自己不只沒有打發掉小記者,甚至兩人的話題已經從高譚的公共圖書計畫轉移到正義聯盟的資助。原本平和的公益話題變成微妙的針鋒相對。

 

同一時間,奇怪的怒氣,從布魯斯的胸膛升起。不是因為克拉克尖銳的提問,而是克拉克那雙美的不可思議的藍眼睛被一副醜到驚人的粗框眼鏡所遮。

 

壯闊美景之前,出現一棟醜怪建築阻住了你的視線,你的想法會是什麼?避開它,移走它。所以布魯斯真的這樣做了,他居然伸手摘掉了克拉克的眼鏡。原本提問不決的小記者突然愣住了,「韋……韋恩先生?」

 

「叫我布魯斯。」布魯斯才一出手就後悔了,他無法解釋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著魔之舉,只能掏出自己的口袋巾,裝作替小記者拭去鏡片上不存在的微塵。

 

小記者明顯還沒有回過神來,完全不懂眼前這個億萬富豪為何要替自己擦眼鏡?只能傻傻眨著眼睛,呆呆說著「我的眼鏡?」

 

布魯斯還裝著替克拉克擦眼鏡,卻是側頭觀察克拉克的模樣。明明有著高壯的身材,剛毅的頷骨,卻因為過分漂亮的眉眼,讓克拉克多了一點纖細且易碎的氣質。他的睫毛極長,甚至在眼下投射了一排纖柔的影子。眼簾眨動,睫毛與影子一起輕顫,彷彿在虛實之間撲騰的蝴蝶。藏在眼鏡與睫毛之後的藍眼,美的不可思議。美的足以讓人失語。布魯斯幾乎要懷疑這副眼鏡是某種防護或偽裝,避免有人看到這雙眼,就決定雙膝下跪,向他祈求關注,祈求愛。

 

「你想要一個專訪嗎?」

 

克拉克明顯被布魯斯的邀約被嚇住了,所有人都知道布魯斯對記者從來不假辭色。就連美女記者也討不了便宜。美女記者可以順利得到奢華餐敘與無數讚美,至於新聞?啊?這麼美好的夜晚怎麼能談那些無聊的話題?

 

「你為什麼要給我一個專訪?你喝醉了嗎?」面對這種從天而降的好運,克拉克居然沒有先一口答應。其他的記者射過來的眼神裡面寫滿著「老天!這個星球日報的傢伙是白癡!」

 

布魯斯笑著回答,語態居然沒有自己預期中的輕佻浪蕩。一半玩鬧,一半認真的說:「給你一個專訪,因為我挺喜歡你的。喜歡不需要理由吧?」布魯斯聳了聳肩,抽出了自己的名片,「專訪,約不約?一句話。」

 

「約!」克拉克幾乎是一把搶過名片。既然是個敬業的記者。韋恩答應受訪,怎麼可能不去!布魯斯為此笑的很開心,彷彿看到小綿羊猛然舉手,強力爭取進入大野狼的嘴。其實當時的布魯斯已從一見鍾情的恍惚中醒來,開口邀約,只是想藉進一步的接觸來打消自己當時難以言述的迷戀。

 

他相信宴會上的一時失神,只是某種夜色的魔法或者酒精的化學效應。只需要一餐飯、一次訪談,當時衝入心臟的迷戀感,馬上就會如同褪去的潮汐。來的快,去的更快。

 

因為布魯斯曾經動心的人,都無法讓他真正戀愛。

 

喜歡上「布魯西寶貝」的人,蝙蝠俠看不起。喜歡上蝙蝠俠的人?別開玩笑了,誰會喜歡那隻森冷的大蝙蝠?或許會有一些病態迷戀暗黑英雄的女孩,但是那種東西也不是愛,只是對於一個神祕英雄的迷戀。

 

布魯斯甚至認為迷妹宣稱自己喜歡蝙蝠俠,只是因為這個選擇聽起來比較與眾不同。與眾不同,就顯得有品味。畢竟說自己喜歡超人顯得太陽光,太無趣。說喜歡海王?好像馬上就要考驗憋氣時間。

 

「如果真的有人喜歡蝙蝠俠呢?」阿福曾經這樣提問。

 

布魯斯想也不想的說:「那我會希望對方去檢查一下腦子。畢竟蝙蝠俠的形象應該意同於恐懼。」

 

「喜歡上花花公子的人,不行。喜歡上蝙蝠俠的人也不行。那要怎樣才可以呢?少爺,這樣您的戀愛標準真是有點超乎常人的……獨特。」

 

「獨特」。布魯斯知道這是阿福代稱「詭異」的禮貌方式。想想阿福怎麼評價小丑女的紅藍馬尾?好像也是「獨特」。

 

「我大概會喜歡一個喜歡『布魯斯』的人吧?沒有韋恩的家族財富,也沒有正義聯盟的英雄光環。簡簡單單的布魯斯。」

 

「敢問這樣的『布魯斯‧韋恩』到底是什麼模樣呢?」阿福躬身詢問,語調裡到底有沒有諷刺,布魯斯也沒聽出來。

 

「我也不知道。阿福,我真的不知道。」

 

或許因為那晚的布魯斯太誠實,誠實的讓老管家不忍苛責。所以阿福沒有進一步的逼問,甚至在夜巡之後給了布魯斯更多的點心。也因為有過這樣的深談,阿福對任何「可能的戀愛人選」都不再抱持任何期望。連罕見的登門專訪,也沒有讓阿福出現太多反應。只是在聽見用餐的是一位先生而不是女士的時候,稍稍抬高了眉毛,然後躬身表示他會加大餐點的份量。

 

阿福甚至沒有問過克拉克喜歡吃些什麼。有必要嗎?反正就是一個不會再見的人。

 

阿福錯了。

 

克拉克‧肯特接下來在莊園出現的次數多而密集,來電的頻率更是高的驚人。阿福甚至注意到布魯斯甚至會在手機響起時急忙搶接,就為了避免阿福看見來電顯示,又一次露出似笑非笑的挖苦神情。

 

阿福最後忍不住開口詢問布魯斯:「肯特少爺對您說出的第一句話是?」似乎只有「靈魂伴侶」才能解釋布魯斯時不時揚起的嘴角與轟然塌陷的心防。

 

「不是。阿福,他沒有說出那句話。」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

 

布魯斯摩娑著自己早霜的鬢髮,無奈的說:「我也不知道。阿福,我真的不知道。」布魯斯說他不知道,可是阿福全都知道了。他倔強而不屈的少爺,何曾露出過敗戰者頹喪模樣?愛情啊!人人在愛情面前都將光榮的戰敗。

 

未完待續

TBC

*馬甲梗+靈魂伴侶梗

為什麼寫經典梗會讓人這麼開心>//////<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喔喔喔喔喔~~~~其實他們的第一句話都在身為超英的時候說過了…..嗎?
    在一起~在一起~(歡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