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No suture needed 無需修補 (演藝圈AU) CH4~CH5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無需修補CH1~CH3

===無需修補CH4===

燭光滅去,音樂已歇。客人早已盡興而歸,留在餐廳內的只有收拾刀叉的碰撞音還有侍者們彼此輕聲的交談。瑟拉菲娜已經有點醉了,因此沒有隨大批客人離去。她在餐廳旁的小客廳找了一個位置,靜靜的坐著。葛雷夫的管家也沒真的把她當客人看待,只給了一床毯子後就由她斜靠在沙發上,把玩著從餐桌上撤下來的桌花。

 

雖說坐姿不正,但微醉的瑟拉菲娜依舊維持著凜然不可侵的氣派,只有頭巾中散下的幾縷髮絲,偷偷顯出她的疲憊。接過葛雷夫手上的醒酒茶,瑟拉菲娜忍不住開口抱怨:「這下可好,明天肯定宿醉到頭痛欲裂。我都要懷疑這是談電影投資還是來拚酒?」

 

「這餐還是跟日本人喝呢!等你有機會跟韓國人還有中國人喝喝看!妳隔天不會宿醉,三天後才開始宿醉。」葛雷夫坐上沙發,將筆記型電腦放上膝蓋,一派自在的開始打字。手機就放在一旁,他時不時的查看一下。

 

瑟拉菲娜皺著眉頭,灌下那杯黑糊糊又熱呼呼的醒酒茶。味道神秘,醒腦又噁心,她根本不想問裡面有什麼內容物。所以開口問了別的問題:「你也喝的不少,怎麼這麼清醒?」

 

「我到祖宅內請客而不是在外面找餐廳打發,就是為了方便跟侍者串通,倒給我不是酒的東西。」葛雷夫答的輕快,手比了一個魔術般的花俏手勢。「或者在餐巾下面藏一塊吸水巾,喝一口酒,擦一次嘴。全部吐上去,然後交給侍者帶走。」

 

葛雷夫善意提醒:「妳如果真心想要建立自己的電影公司,應酬只會越來越多。花招什麼的,妳非學不可。」

 

瑟拉菲娜輕嘖:「瑪歌酒莊的年份酒,就你這種人捨得給餐巾布喝下去。」

 

「我有錢,我有罪。恨我吧!反正命運偏愛我。」葛雷夫語氣戲謔但嗓音低沉。一句玩笑話,聽來也恍若誦詩。這時瑟拉菲娜才注意到他是真的開心,而不是應酬時的偽裝尚未撤下。

 

瑟拉菲娜忍不住開始懷疑,這跟葛雷夫的手機有關嗎?今晚的葛雷夫並非全神貫注在宴會上,總是趁沒人注意的時候查看手機,似乎一瞬間成手機上癮的重症患者。

 

「你盯著手機的眼神像八年級的小少女。裡面有什麼?小賈斯汀嗎?」瑟拉菲娜不是會拐彎抹角的人,但她發問的很有技巧。葛雷夫可以選擇答或不答。

 

「八年級的女孩已經不迷小賈斯汀了。我很確定一世代那個帥哥團體對八年級小女生來說都不夠潮。」葛雷夫果然沒有直面回答,瑟拉菲娜也很有默契的不追問,只是淡淡地提醒:「棋逢對手要開始準備奧斯卡的公關戰了。你自己注意一下。不要是什麼A片女星或者未成年小女生,就什麼都好。」

 

看著瑟拉菲娜擔心的模樣,葛雷夫乾脆笑著把手遞過去,讓瑟拉菲娜自己看。「我在跟魁登斯說話。當老師養成的職業病,遇上好學生的時候總會特別開心。」

 

瑟拉菲娜滑著那一長串的對話紀錄,日期上看來只有幾天的聯繫,但是已經有了字數驚人的紀錄。一眼晃過去都是關於戲劇與小說的討論。甚至有一些亂七八糟的人生哲理與感悟。葛雷夫甚至拍了一張黑色小貓的照片傳給魁登斯,說這貓長的有點像他。

 

瑟拉菲娜一瞬間酒都醒了,而且她很確定自己的酒醒不是因為那杯黑色液體的關係。她忍不住質疑:葛雷夫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嗎?想了一想,瑟拉菲娜決定不多說也不點破。只是選了一個很安全的回應。「你們聊的挺深入的……」

 

「妳應該看看他怎麼評價記憶死角。他寫的比大多數的影評都還要好,甚至發現了我跟另一個作者廢棄掉的劇本支線……」葛雷夫拿回手機,找到魁登斯的長篇大論,直接唸給了瑟拉菲娜聽。

 

「記憶死角的主線雖然是以犯罪心理學家的角度講述大腦錯誤記憶造成的冤案,但是另外一條進行中的事件線其實同樣飽滿。大部分人認定羅藍德是犯人的理由是他始終沒有找尋機會逃離施虐的富豪父親。所以他肯定有什麼陰謀!陰謀是什麼呢?就是發生在富豪父親身上的謀殺案。」

 

「這個支線劇情談論了:『怪罪受害者』這件事情。這個社會一直在責怪受害者。當看見家暴事件,旁觀者會怪罪不離婚的母親,不逃離家庭的孩子。忽視了要離開原生家庭,前往全新系統的恐懼感。」

 

「對於受暴者來說:目前的傷害是可以預期的。『不可知的未來,會怎麼傷害我?』這是受暴者的要面臨的未知的恐懼。但是大家只會指責受害者不夠勇敢,忘記了我們本身的勇敢都是從愛與呵護而來。」

 

雖是長篇大論,但葛雷夫還是用一種慵懶的語調不疾不徐的唸著。彷彿渾不在意,但眼裡一閃而過的光芒,讓瑟拉菲娜看出了他的興奮。

 

「他發現了記憶死角原本打算是用羅蘭德當主角,發現了我們原本是想討論怪罪受害者的這個細節……」葛雷夫還想往下說,卻被瑟拉菲娜打斷了:「記得我曾經跟你開過的玩笑嗎?」

 

「哪個玩笑?」葛雷夫不明究裡。兩人相交多年,開過的玩笑可多了!他怎麼會知瑟拉菲娜說的是哪個玩笑?

 

「一見鍾情的那個玩笑。」瑟拉菲娜還是忍不住出言提醒了。葛雷夫對她處處幫扶,她不可能明知危險而不對葛雷夫做出提醒。

未完待續
TBC

*瑪歌酒莊,五大酒莊之一。拉菲已經被寫爛了,來一瓶82年的拉菲更是裝逼專用的土豪梗。可以GOOGLE一下82年拉菲的故事,其實還蠻好笑的。

*八年級恰好是中學二年級。中二病的中二。

*前面有設定葛雷夫基本上都寫醫療相關的戲劇,大腦記憶不可靠以致指認犯人這件事情其實”不科學” 在TED的科技演說上面有過討論。有興趣的人可以看一下。

目擊者真的是對的嗎?

我這邊的外連聯結,不確定能不能打開。不少來這邊的網友跟我說google文件聯結打不開……囧>那不是我的問題。那是牆的問題……GOOGLE好像只有翻譯功能完全不會被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