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0~CH12(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p1180574_1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CH3

連結傳送與閱讀前警告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4~CH5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6~CH7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8~CH9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0==

 

當天稍早,克拉克第一次私下拜訪韋恩莊園。他還不知道幾個小時之後,他就會跟別的男人躺在一張大床上,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該怎麼解釋。去掉了派對的人潮與閃爍的燈光。偌大的莊園因為太過古老而顯得肅穆陰森。屋角的滴水獸與大門兩側的衛士石像讓克拉克覺得正在步入某種歌德恐怖故事。

 

但是站在門廳迎接他的是溫暖的三張笑臉:布魯斯、阿福、還有初次見面的達米安。

 

達米安˙韋恩。王國的未來繼承人。

 

當布魯斯主動提出要讓他跟達米安見面,克拉克知道自己已經是貨真價實的朋友。甚至是超級好朋友。

 

不管布魯斯營造的形象如何放浪形骸,如何誇張無下限的搶占娛樂版面。達米安始終與媒體的惡意絕緣。最早撰寫達米安身世的記者,據說拿了一筆豐厚的封口費到了南方的小島上,喝著插上小雨傘的藍色夏威夷調酒,過上了提早退休的生活。

 

接著是偷拍達米安的記者。這次,他們就沒了提早退休的運氣。報社被買下,所有經手偷拍照的員工被開除,主編跟該名攝影記者還深陷在無盡的官司之中。有錢,意思是可以養得起大量的律師。這些穿著西裝的鱷魚*可以把一個人的生活合法的撕成碎片。

 

所以,媒體界都知道這個不成文的規定。布魯斯˙韋恩不在乎他個人的形象,但是沒有人能動他的兒子,誰他媽的都別想。

 

達米安七歲了,但大家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幾年前的模樣。克拉克看著達米安,企圖擺出最溫柔的神色。他估量達米安的身高應該遠超同齡人,但他看來卻很怕生。整個人縮在阿福的身後,把阿福燙得筆挺的西裝褲抓出了可怕的皺褶。他只露出一張臉,笑得很開心,卻又像是很膽怯。

 

克拉克蹲了下來,讓兩人視線平行,伸出手跟達米安說:「你好,聽說你叫達米安?我是克拉克,你爸爸的朋友。」達米安伸出了手,有力的回握,開口說:「我知道你是誰,我喜歡你的球賽。阿福帶我去看過,爸爸陪我看過轉播……」

 

「很抱歉不能再打球給你看了。希望你還會喜歡我。」克拉克露出一個溫暖的微笑,這些日子以來他過得不差。遠離球場的事情已不再像之前那麼難以提起。

 

「你會是我的繼母嗎?」達米安突然開口發問。

 

克拉克一聽差點嗆住。還不知道怎麼回應就聽到布魯斯的慘叫:「你別理他!走走走!我們都去吃飯!別在意!達米安對每一個私下來訪而且可以見到他的人都這樣問!我是說每一個!」布魯斯牽過達米安的手,把他帶往餐廳。速度快得像是把人從克拉克眼前拖開。

 

「你真該看看國防部長聽到:『你會是我的繼母嗎?』這句話的表情,像是活生生吞了一整顆洲際導彈。」「喔!盧修斯,我們偉大的韋恩企業CEO!他遇到達米安問他的時候,兩個人竟然很認真的分析起我跟盧修斯結婚會發生怎樣的持股問題。總之!別放在心上!」布魯斯一口氣說了一大串話,似乎想用足夠的詞語數量掩蓋尷尬。

 

「你到底會不會是我的繼母?」達米安還是沒有放棄這個問句。

 

「達米安!」布魯斯忍不住大吼。

 

「布魯斯,沒關係的……」克拉克伸出手,做出了一個溫和的停止手勢,算是安慰他快要爆炸的友人。接著將達米安一把抱起,兩人一起走向餐廳。他很認真的回答達米安說:「不,我不會變成你的繼母喔~」

 

「為什麼不會呢?」

 

克拉克原本想要回答:因為我是男的,所以我不會變成你的繼母。但是轉念一想,這樣會不會給孩子錯誤的觀念?對LGBT的尊重應該要從小培養,回答不能成為繼母會不會讓孩子以為男人之間不能結婚?但他不知道韋恩家是怎麼看待LGBT這種敏感議題。所以,他只好撇開性別與婚姻,換個方式回答:「因為我跟你爸爸是朋友,而我們沒有在約會。」

 

「約會是什麼?你們為什麼不約會就好了呢?」達米安繼續發問。克拉克確定他快要招架不住,只好說:「這很複雜。」

 

達米安低下了頭,嘟著嘴巴說:「我討厭大人跟我說這很複雜。意思是他們再也不會解釋給我聽了。」

 

「噢……不是這樣的。」克拉克把達米安放上餐椅,揉亂了他的頭髮。對他說:「有時候小孩子的問題太聰明又太直接。大人反而無法回答。大人的世界很複雜,有時候因為太複雜了反而不知道怎麼回答最簡單的問題。」

 

克拉克替自己拉開椅子,坐下後環顧四周,只覺得餐廳與餐桌的尺寸都有點嚇人。加上許多古老的雕刻與昂貴的配飾,克拉克不太能適應這樣的用餐環境。他知道這可能是韋恩大宅中最小的一個餐廳,但他畢竟是個小鎮男孩,他喜歡廚房旁的四人餐桌與有點掉漆的木頭椅。桌上最好是格紋餐巾布,而不是高高低低的各種酒杯還有跟手術刀一樣左右羅列開來的各種餐具。

 

還好,阿福把用餐區域限縮在了餐桌的一端。主位留給了布魯斯,他跟達米安對坐,三個人剛好坐成一個n字型。緊密的坐位多少緩解了他的緊張。

 

「阿福想要好好招待你,所以我們非得吃正式料理不可。韋恩大宅裡面阿福最大。」抖開餐巾的時候,布魯斯像是看出克拉克的憂慮,輕輕對他眨了眼。「遇到不懂的東西,你可以像達米安求救。達米安是個餐桌禮儀滿分的小紳士。」達米安聽到這句話之後,特別坐挺了身子,像是要證明布魯斯的說法。

 

克拉克被他們父子兩人這樣一逗,緊張也沒了。開始放下心,也放開肚皮開始享用他的晚餐。

 

事實證明,高譚與大都會的主廚都會在阿福眼前俯首稱臣。克拉克也當過幾年球星,出入過一些最好的餐廳。但是沒有一餐比的上韋恩的家宴。有擺在大貝殼中的生蠔與分子料理珍珠。珍珠只是某種高湯做的湯凍,卻能在入口的瞬間立刻消失,獨留香氣,彷彿魔法餐點。也有煙燻料理放在透明玻璃蓋中,不知道用了什麼技法注入蘋果木煙燻氣體,揭盅的那一瞬間還可以看到煙霧如同乾冰一般緩緩流散。

 

都是精巧炫技的前衛料理做法,但阿福掌握得很巧妙,並不過份賣弄。不像有些前衛餐廳去吃一次,整餐下來只吃了煙與泡泡。這個萬能管家卻讓這一切看起來像是個絢麗的煙火開場秀。

 

傳統一點的料理有伊比利火腿搭配無花果與哈密瓜。甚至有溫度與火力完美的牛排,完美的牛排足以撫慰任何鄉村男孩的胃袋。配上厚切鵝肝瞬間就多了高檔料理的感覺。尤其鵝肝的火力掌握得恰當好處,溫度透心而過。鵝肝已熟,切開時內部卻比布丁還要滑嫩。

 

克拉克幾乎吃到有點樂過頭,等待下一道菜的時候手裡拿著刀叉就忍不住輕聲哼歌。布魯斯看著他的反應忍不住笑出聲,克拉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失態。瞄了一眼對面規規矩矩的達米安,一瞬間覺得自己的自制力還輸給了一個孩子。

 

「接下來就是甜點時間了,先生要什麼甜點呢?」阿福殷切詢問。

 

「今晚有青蘋果做的雪酪外殼,內灌白酒與青蘋果奶油餡料。或者覆盆莓與荔枝玫瑰的修女泡芙塔,淋上一些海鹽焦糖做為提味……」布魯斯突然插話「都端上來吧!另外推個茶點車出來……」

 

一開始,克拉克還聽不太懂茶點車的意思,等到上完兩道精緻的盤式甜點後。阿福竟然推著一台裝滿馬卡龍與法式軟糖還有各種各樣叫不出名字的甜點車出現。問他需要哪種甜點搭配餐後咖啡或茶。好吧!克拉克開始理解到什麼是萬惡的資本主義與階級差異了。

 

當他們開始享用餐後咖啡時,達米安因為年紀太小不適合喝咖啡,就主動與阿福一起告退。他們主僕兩人牽著手,在燈光昏暗的長廊上拖開一長一短的影子。笑聲偶爾在空曠的長廊中發出回音,聽出的孩童的稚音與長者節制的笑聲。

 

克拉克捧著咖啡,對著一老一小離去的背影說:「他們似乎相處很融洽」這畫面讓他心暖暖的,因為他一向是個對溫馨畫面沒有抵抗力的人。

 

「達米安的出現讓阿福很欣慰。」布魯斯這樣回答:「我始終不肯定下來,也沒有生兒育女的打算。阿福說:『再這樣下去,等韋恩少爺都過了可以被稱為英年早逝的年紀,我都不見得有機會服務下一代的小主人。』*達米安的出現讓韋恩大宅多了一點活力,阿福某種程度上也有了寄託。」

 

克拉克看著眉頭深鎖的布魯斯,忍不住伸手過去,輕拍布魯斯,說道:「早點替達米安找個媽媽吧!達米安看起來……可以更開心」

 

布魯斯嘆了口氣,替自己續了一杯茶,開口說:「達米安的不快樂,來自他的母親塔莉亞˙古爾。不管外面的謠言怎麼傳說,我可以告訴你:『塔莉亞不適合當個母親。』」

(備註:塔莉亞˙古爾:刺客聯盟大師之女。漫畫中達米安˙韋恩的親生母親。)

 

「他們的家族企業跟韋恩企業的關係很複雜,很多對立。浪漫一點故事裡面會把我們比做羅密歐與茱麗葉,實際上……沒有這麼多偉大的愛。如果有,也全部都煙消雲散了。她從一開始就向我謊稱流產,因為她需要繼承人但不需要丈夫。後來古爾集團內鬥,她一度失去公司主導權,重新搶回後,古爾集團全面重整。重整就需要一些外部支援……這時她才告訴我達米安的存在,她有考慮以達米安的關係讓韋恩企業做為她的後盾。但兩個集團的之間的恩怨太多,作風落差太大。」

 

「所以她需要另一個政治聯姻的夥伴。而新的血脈需要繼承人的位置……所以她拋棄達米安,為她的王國準備新的繼承人。」

 

布魯斯訴說的口吻很冷靜,但不是沒有恨意。克拉克則是完全聽傻了。他無法想像冷酷拋棄子女的親生母親。他來自天外,帶著煙硝與星塵墜落在玉米田中。卻得到養父母無限的愛與包容。錦衣玉食的達米安,則被親生母親毫不遲疑地當作棄子拋開。

 

「我不敢相信……她就這樣拋棄了自己兒子?」克拉克似乎理解了這棟宅院陰森的理由。

 

這棟大宅的現任主人,年幼時眼睜睜看著父母死在槍口之下,大宅的下一代主人則是被母親狠心拋棄的孩子。就算萬能的阿福管家付出再多的愛, 都不可能填補兩任主人內心的黑洞。

 

「嚴格來說,不算拋棄。」布魯斯手放在杯緣上,一圈圈的滑動,像是在思索該怎麼說。「達米安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而我在未來如果沒有更多子女,塔莉亞的一個孩子將繼承古爾集團,另一個兒子將擁有韋恩企業。她是個厲害的商人,算盤打得很精。」

 

布魯斯繼續說:「別看達米安這麼小,他太聰明,而且接受了異常嚴格的教育,甚至包含了超量的帝王術學習。他或許搞不清楚什麼是約會,因為他媽媽講了太多黃豆期貨與原油價格,卻給了太少的常識。但達米恩清楚知道自己是在商業選擇下被媽媽拋棄……所以他很想要有一個新媽媽。」

 

克拉克聽完嘆了口氣,不知道該做何評論。大家都以為有錢人的人生沒有煩惱,天知道這種煩惱只是更加隱晦與惡劣。像是覺得克拉克的嘆氣還不夠凝重,布魯斯又接著說:「或許達米安是該有個親人去照顧他。阿福畢竟也老了。但我不確定有人可以進入我們的家庭,又抵擋得住集團財富的誘惑,真心誠意地只為達米安著想。」

 

布魯斯說的很隱諱,但是克拉克聽懂了。只要布魯斯˙韋恩一結婚,他未來的妻子就很可能用盡各種方式懷孕。畢竟多一個孩子,未來就多分一份資產。況且誰規定集團大位一定要落到長子身上呢?克拉克只能伸手抓住自己朋友的肩膀,用一種鼓勵的口吻說:「你少玩一點極限運動,離英年早逝遠遠的。就可以留下來照顧達米安了。這是為你好,為阿福跟達米安好。」

 

提到極限運動,布魯斯在內心苦笑。他熱愛極限運動一事,算是舉世皆知。不過這個極限運動跟大家所想像的極限運動可是有很大的差異……這也不是說停就能停下來的事情。

 

與罪惡作戰,最大的可能是至死方休。他會堅持下去,他也想堅持下去。

 

想起他的夜巡,布魯斯抬頭看了一眼掛鐘。心想著:或許該早點將客人送上床,今晚的夜巡才不會有任何意外打擾?

 

一察覺到布魯斯瞄向掛鐘。克拉克就主動提出要早點休息,好準備明天在高譚的一連串採訪。克拉克是個敏銳的人,這也是為什麼他很快就成了一名好記者。他也知道今天的話題講得太深入,不像是來往幾個月的朋友間就可以輕鬆提起的話題。這對他跟布魯斯的友誼不見得是件好事。

 

早點離場,早好。

 

克拉克與布魯斯道了晚安,步入走廊後就立刻遇見了阿福。盡責的管家將他引導到他今晚的客房,順便認真詢問了他對於床墊的喜好與需求。誰會知道整片式彈簧結構、獨立筒、記憶床墊中還有這麼多可以挑剔的細節呢?

 

阿福知道。阿福是挑選床墊與床單的天才。即使是不需要睡眠的克拉克也因為舒適如雲端的床鋪而順利進入夢鄉。

 

直到他在凌晨聽見哭聲。

 

達米安的哭聲。

 

該死的,卻非常有用的超級聽力。

===

*穿著西裝的鱷魚帶一點點英文諧音梗。Litigator是訴訟律師。a Litigator 唸快一點,聽起來就像是Alligator(短吻鱷)這是美國訴訟律師喜歡的自黑梗。

*塔莉亞˙古爾:刺客聯盟大師之女。漫畫中達米安˙韋恩的親生母親。

*過了英年早逝的年紀這段,是漫畫中黑暗騎士歸來理面的句子。略改。

 

===
下一章請按下方的下一頁按鈕===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