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同人]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44~CH45(有能力,美式足球明星AU)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CH3

連結傳送與閱讀前警告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4~CH5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6~CH7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8~CH9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0~CH12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13~CH20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21~CH30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31~CH40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41~CH43

===長傳達陣 Hail Mary pass CH44===

黎明前的時刻,黑暗逐漸褪去,將萬物染上一層神秘的灰藍色彩。克拉克在天色的掩護中,在住所附近來回偵查,確認沒有任何人看見才敢飛入窗戶。進入房間後他迅速的將氪星戰袍脫下,扯開遮掩頭臉的紅頭巾,換上普通的白襯衫與牛仔褲。拉過一面鏡子,對著鏡中仔細調整細胞排列,將克拉克的模樣換回綠眼帶疤的外型。

 

前往醫院的武裝維和部隊總是準時發車,克拉克瞄了一眼時鐘,知道自己最多只有三四分鐘的時間。他必須在短時間內寫好稿子,做好腿上的傷疤。今天沒有時間跟布魯斯打招呼了。克拉克只能簡短的編輯訊息「忙碌的一天,愛你。」然後按下發送。「愛」這種具有份量的字眼,他毫不猶豫的鍵入、發出。一切自然的猶如呼吸。

 

接著克拉克打開電腦,十指如飛,利用超級速度打好報社發稿所需的分量,同時更新報社網站。高速磨擦的熱度甚至讓鍵盤發出了塑膠遇熱的臭味。

 

非到不得已,克拉克向來避免利用超級速度打字。從學生時代開始他就弄壞過無數鍵盤。後來才勉強抓到輸入速度與電腦承受力間的微妙平衡。

 

近日克拉克意外尋根成功,理解了自己的力量來源,也在母星船艦的指引下有系統的探索潛能。但隨著力量進階,意外毀損同樣暴增。他又回到了鍵盤隨意報銷的日子,還好他處戰區,任何物件毀損看來都很正常。當開車門變成拆車門的時候,大家只會以為是車子老舊或者先前意外受損。

 

「克拉克!」維和部隊的軍人用力敲響克拉克的房門,然後順著走道一間間的乒乒乓乓的擊打門板,用軍事化的態度催所有宿舍內的人起床。雖然這棟樓裡面住的都是醫護人員與少數不怕死的新聞工作者,但是維和軍警總是把他們當軍人看待。對著他們這些人諄諄告誡:「你們需要生活像個軍人,思考像個軍人,才有機會在戰區中活著當人!」

 

所以他們總在天色微亮的就整裝預備。有時立即出發,有時等待前哨探路就花去一兩個小時。雖然通往醫院的路就那麼幾條,他們還是每天更換路線,以策安全。

 

轟炸醫院會受到國際譴責,雙方開始換著花樣打擊對方的醫療勢力。伏擊綁架醫護人員,成為安地亞戰場的最新流行。不管是希波克拉底誓詞還是日內瓦宣言,總之醫護人員宣示過,不會有任何宗教,種族,政治的考量阻止他們救治傷患。所以戰爭雙方打的算盤都是:讓對方少幾個醫護,多死幾個人。讓自己多幾個醫護,多活幾個戰士。

 

雖然武裝軍人傾向俘虜醫護,但維和部隊還是反覆強調安地亞是目前世界上戰況最糟,最激烈的地方。不管政府軍還是反抗軍,早就沒人在乎不炸醫院的禁令。早期光是靠著醫院頂樓的白底紅十字,就能確保醫院是在斷垣殘壁之中唯一站著的建築物。

 

現在?殺紅了眼的軍人什麼都炸。

 

反抗軍的大老送醫,政府軍就空投炸彈,號稱誤擊。某家醫院收容數量龐大的政府軍傷患,接著就有反抗軍將桶裝炸彈從醫院的窗戶中投入。

 

簡單的一個火藥桶,一大把鐵釘與金屬碎片,就能製造無數死傷。將扶傷救難的醫院,瞬間變成尖叫嚎泣的人間煉獄。

 

「嘿!笑嘻嘻的大記者今天怎麼一臉屎樣?沒睡好?」維和部隊的領頭人大衛用力拍打克拉克的肩膀。力道之大,連克拉克都嫌下手太重。他一度懷疑大衛這種拍打人的方式,怎麼還沒把普通人拍出一口鮮血?

 

「確實沒睡好。」雖然不需要睡眠,但直到睡眠被徹底剝奪之後克拉克才發現他想念睡眠。每晚在陰暗的角落中靜靜守候,數著別人的呼吸與心跳然後進行伏擊,讓他覺得自己活的像是陰溝老鼠。但身體上的疲憊,對克拉克來說等同不存在,心態上的疲憊才真正讓他感到無力。

 

在沒有任何內線消息與戰力情報的狀況下,克拉克只能發揮一個記者所能做到的極限,暗中調查雙方軍力,小心翼翼的在平衡狀態下削弱雙方武裝。用超人的力量維持脆弱的和平。手持軍備為砝碼,在天平兩端游移,企圖保持戰場恆定。

 

每一天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得太少,讓戰爭更加拖沓延宕。又同時擔心做的太多,讓某方軍備盡毀,變成另一方大軍壓境的屠殺。他有超凡的視力,卻總覺得自己像是盲眼之人。看不清戰況,也看不見未來。偶爾他懷疑,自己看不看的見希望。

 

大衛再度用力拍了拍克拉克,說:「今天幫忙撐著點!剛剛消息,據說機槍莫名從戰場上消失了。結果一群賤人進攻時改用桶裝炸彈。今天你只怕不能報導了,你得來幫忙。」

 

聽見桶裝炸彈,車上每個人的臉都綠了。低成本,低技術的桶裝炸彈是戰場上最噁心的東西。一個桶子,一堆火藥,一大把鐵釘或者金屬碎片。馬上就做出了一個威力奇大的炸彈。隨爆炸噴濺出的金屬碎片等同機槍掃射,但結果比機槍更糟。沒有準星,沒有方向性,無差別的毀損所有人事物。

 

納奇莎跟拉齊才剛到醫院就拿出無線電跟其他醫院通消息,一連串捲舌音濃重的土語衝出,聽得出急切與倉皇。等到無線電聲音中止,素來高傲的納奇莎突然用柔軟的語調說:「大衛、好心的大衛……能把我們送去紅石鎮的醫院嗎?」

 

大衛皺起了眉頭說:「紅石鎮離這邊有六個小時的車程,已經屬於前線範圍。太危險了!他們不能把病患送過來嗎?」

 

「沒辦法,我們這邊的戰車據說莫名其妙變成一堆廢鐵……軍人不承認這件事。不過這兩天前線所有能開動的車輛都被徵用了。他們沒有車子可以送病患過來。」

 

大衛憂心把醫護人員送過去的危險,嘗試著跟納奇莎討價還價:「你們醫護別動,維和部隊開空車過去,把病患載運過來?」

 

納奇莎明顯不願妥協,激動的說:「我們是要去救人!一來一回時間都浪費掉了!」一言不合,納奇莎跟大衛直接吵了起來。克拉克聽著兩人爭吵的內容,只覺得四肢冰冷。氪星人的體溫與地球人近似,克拉克卻覺得自己的血液都是冰的。

 

機槍失蹤,所以進攻的一方改用無差別殺傷的桶裝炸彈。

戰車報廢,所以防守的一方徵用車輛,導致醫院無法運送傷患。

 

他的軍備剝除計畫,意外造成更多的死傷。克拉克覺得自己的手在顫抖,他腦中想起橋面凸起龜裂,鋼索斷裂亂彈的雙城橋。他想起被金龜車壓住,鮮血直流的露易絲。克拉克心緒紛亂,不斷想著:『我做錯事情了,我又做錯事情了。我的好心,最後造成更多的傷害。』

 

此時納奇莎跟大衛的爭吵已經告一段落。不管維和部隊願不願意護送,納奇莎、拉齊與三個熱血醫護都已經在收拾包裹。拉齊還有一台麵包車,足夠把所有熱血醫護帶到前線。大衛與他們爭吵無效,罵罵咧咧的把悍馬車交了出來。一臉不甘願的徵求自願上前線的維和人員。

 

克拉克突然把背包一抓,對著大衛說:「我也去!」

 

「不行。」大衛斷然拒絕。

 

「我可以幫上忙。我力氣很大,我可以幫忙扛運傷者,搬動碎石。」

 

「我們不想看到更多記者死傷。」

 

「記者的命沒有比較寶貴。」

 

「布魯斯韋恩付了大錢替你雇請傭兵護衛。這些傭兵一路上都很幫忙,他們會恨我帶你去紅石鎮。」都是軍人出身,大衛也會替傭兵們的任務做考慮。

 

「帶上他們,他們也可以幫忙。他們的軍備更好,也不像維和人員那樣受限制。布魯斯請這些人是來幫我,不是來看住我。」

 

大衛不善言辭,還在想著要怎麼說服克拉克不要前往紅石鎮,但他望向克拉克的眼睛,僅僅一瞥,他就知道自己無法阻止克拉克。久經戰陣的人都認得那種不達目標絕不放棄的堅定。大衛接過克拉克的背包,往車頂行李架一放。問:「你是瘋子,還是傻子?」克拉克看懂了他的退讓,開心跳上悍馬車。回答說:「瘋子吧?戰場使人瘋狂。」

 

「我覺得你是傻子,你血液裡面有太多正義,正義使人犯傻。」

未完待續

TBC

*這章感謝朋友提供專業。原本要寫的車子是豐田的神車Hilux 這款車在中東戰場出現的比例之高,車輛之耐操甚至有電視節目跟媒體做過專題。但是朋友問我要寫俄系還是美系軍備,我回答美系,就還是改成了悍馬。也感謝她在機槍上的建議。基本上都是黑水公司會用的裝備。

*桶裝炸彈的使用其實違反國際公約。而這個東西,真的該死見鬼的就這樣做出來的……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咳咳,错误判断。话说这里的lex比bvs里的还疯。果然我还是最爱超人前传里的lex,要知道那是我是萌lex/clarck的。

    1. 劇透一下?以後我想要寫小丑,所以我開始擔心這邊的LEX會不會瘋的跟小丑太類似。之前就有不少網友討論覺得BVS的LEX似乎有點太小丑……我喜歡卷西版本的LEX的反派風格(超人前傳那個LEX感覺上就不是反派了 是主角CP….)但是我開始擔心小丑出現的時候怎麼辦?

      1. 哈哈,在那部片子里确实像主cp,我也挺喜欢bvs里的lex,确实有些地方像小丑,由于不太看漫画,加上美漫的作者很多故事很乱,无法抓住lex的性格。但是我觉得lex和小丑的区别在于lex当自己是救世主,小丑则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看心情做事。

    1. 感謝各位隨緣過來的啊 因為這個站有流量的時候 我有機會得到微薄的廣告收入。

    1. 我幾乎是日更,只是我手上目前三個坑。輪流灑土。至於坑品……我開始寫文章大概半年多。

      暗巷組的配對出了三本九萬字的本子,一本六千多小薄本。除了純情的威力還在連載中之外,其他都已經完結。只是網路上沒有放出全本。這樣說,不知道能不能給你一點……對我坑品的概念?

  2. 随缘挂了,哭。
    一直觉得超人的责任感太强了,他不是圣灵,并不需要对所发生的一切负责,毕竟“上帝”也从没回应不是吗?虽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有些事并不是“能力”能解决的。人类必须为自己的贪婪负责。这和氪星人无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