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組] Guilty 有罪 (惡魔神父AU) CH6~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有罪CH1~CH2

有罪CH3~CH5

*這個腦洞是在別人發表的圖片下面隨手亂打的故事

*原梗圖提供者:https://www.plurk.com/neiyukina

*結果幾個繪師答應我寫文就插花畫畫,我為了讓這些繪師一個都跑不掉,這才正式寫下這篇腦洞。劇情架構會比較弱一點,基本上就是一個文手與畫手之間互相報復(?)推坑之下的產物?

*葛雷夫反派設定/信徒組無肉設定/戰友組與家長組暗示
*主CP與真實發生CP關係的還是暗巷,只是其餘有暗示,不適請走避

===有罪CH6===

紐特隱身站在伍爾沃斯大樓樓頂,看著腳下的如星空般的點點燈火,默默長嘆一口氣。他以往也有降臨人世的經驗,只是多半與動物相伴。鮮少承接與人類有關的事物。第一次接下關於人類靈魂的重大任務,就讓他遇上了經驗老道的葛雷夫,甚至是史所罕有的狂信者。

 

首次靈魂任務對天使來說都是「游下去或者沉下去」的重大考驗。絕對是天使生涯中的震撼教育。但紐特覺得他的「游下去或者沉下去」是游泳時腦袋還被人往水裡死死壓著,每次換氣都是作戰般掙扎與肺部嗆水的狼狽難堪。「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但紐特不禁哀嘆自己的震撼教育為何如此驚天動地。

 

在夜風中,紐特把皮箱放在腳邊,將一雙純白翅膀鬆放開來,感受空氣的拂動與飄揚在當中的純善。深吸一口氣,進一步感受數量更為龐大的,半黑半白的複雜心靈。最後屏氣凝神,搜索那些黑多白少的幽暗靈魂。紐特正在將所有感知到的靈魂逐一標記,著手排除。就算黑多白少的心靈,天使依然能夠感知。紐特需要先找到他幾乎無法碰觸的靈魂,標記出靈魂接近全黑的邪惡之人,再請葛雷夫從中篩選。

如果其中恰好出現一個天使與惡魔都無法感知的心靈。

 

他們就找到狂信者了。

 

要怎麼讓天使與惡魔攜手合作呢?弄出一個動搖天地規則的狂信者就可以了。

 

狂信者拋下屍體的動作太快,太驚人。一開始紐特發現了近日所有死者身上都有聖油塗抹的痕跡,當時的他沒有太在意,只覺得這又是一個餵食蛋糕的標誌性行為。直到葛雷夫皺著眉頭與他談論每個死者身上的罪孽,兩人的臉色都是一起刷白,分頭到天堂地獄去搜索死者的靈魂。除了多年前那兩個小男孩的靈魂出現在天堂之外,該死的一無所獲。這下兩人才發現,這名狂信者絕非隨意殺戮,而是有計畫的在製造例外性的靈魂。

 

整個天堂地獄的信仰體系都架構既定的規則之上,現在卻有狂信者出來製造大量的例外性靈魂,企圖動搖規則。紐特發現大事不妙後朝其他天使求援,卻發現所有降臨於世的天使目前都是一個頭兩個大。歐戰方歇,天使們都在各自的轄區不斷努力。手上沒有戰後事務的天使,竟然全都分身乏術,忙碌的天使中甚至有人同樣遇到狂信者拋屍的難題。

 

「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紐約市內有百萬座精神宅邸,幾乎不可能一一感知搜查。紐特原本企圖每晚過濾上萬個靈魂,但被葛雷夫嘲笑天使是不是都只能從一數到七?然後淡淡的指出以紐約的人口來看,紐特「只要」「一年半」就可以處理完畢。

 

葛雷夫雖然對他近乎大海撈針的愚行嗤之以鼻,卻依然在耗神費力的精神搜查上與紐特齊心協力。葛雷夫率先幫忙剔去年齡過小與體格不符之人,又勸紐特將主力放在配合警方的行動上,葛雷夫說他出手相幫是理智之舉,紐特則堅信無關理智邏輯,這是惡魔的善意。

 

 

紐特持續標記靈魂直到天色發白,陽光的色彩從緊閉雙眼的睫毛間突入。他才張開眼睛,收斂羽翼,幾乎筋疲力盡的離開伍爾沃斯大樓,跨過小半個紐約在華爾道夫酒店與葛雷夫交換情報。原本紐特希望在伍爾沃斯大樓附近碰面,隨便一家餐廳甚至熱狗攤都可以。但是葛雷夫堅持要讓忒休斯的可憐小弟感受一下人世的美好。照他的說法上次紐特降世還是神聖羅馬帝國的年代。哪有什麼美食可以享受 ? 沒有茶,沒有咖啡,沒有華爾道夫酒店的班尼迪克蛋。

 

紐特支著疲憊的身軀,在華爾道夫的餐廳內找到葛雷夫。葛雷夫捧著一杯咖啡,對坐的位置放著一杯英式紅茶。他又一次完美推算出天使的能力與靈魂標記所需的時間,甚至連移動至此的交通還有餐點製作時間都列入了考量。所以侍者能在紐特抵達餐桌的前一秒將班尼迪克蛋送上。蒸騰熱氣的食物宣示惡魔的完美估算力。

 

一開始,紐特覺得這像是示威,也曾擔心餐點有毒。在葛雷夫挑著眉毛重提十四世紀的協議之後,紐特開始放心的大快朵頤。又因為食物的美好而開始擔心暴食墮落的可能性。紐特來不及吞下任何一口食物,就聽到葛雷夫對他的隨身皮箱再度點評:「又把你的寶貝收藏帶來帶去?你當寶貝,別人都當垃圾。」

 

自從葛雷夫確認過紐特的奇獸收藏對搜尋任務無用後,每次見面都要刺他一下。但是紐特早就學乖了,他安靜用餐,堅決不進行關於奇獸保育的辯論賽。葛雷夫眼見紐特不咬餌,笑了笑。回歸正題的拿出紙筆與紐約地圖,輕巧的將皇后區與布魯克林都打了一個大叉。

 

 

「這兩處的靈魂都已排查完畢。接下來我建議把目標放在曼哈頓。而且從主教座堂附近開始盤查。」葛雷夫表情嚴肅,將手放在地圖上的聖派翠克大教堂上輕點數下。紐特說:「要從我們的紐約大本營開始啊!為什麼?覺得狂信者會在主教堂附近出沒?」

 

葛雷夫搖搖頭,說:「不,跟這是教區中心無關。因為昨天晚上這座教堂內有神父失蹤。我接到通知前往的時候,靈界內找不到任何可用的線索。」說到這邊紐特就懂了,綁架是標準的邪念與惡行。身為惡魔的葛雷夫竟然無法探知任何線索那就代表綁架者就是狂信者本人。

 

「⋯⋯話說回來,你昨晚的進度?」聽到葛雷夫的問句,紐特用手揮過放在一旁的報紙。報紙上的細密小字自己爬了起來,重新排列組合成了一行行的名單。「這是要麻煩你複查的名單與地址。另外警方一直想從蛋糕這邊下手,蛋糕份量很小,材料很精緻。應該是高級店鋪的⋯⋯」紐特話說到這邊,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侍者捧著一個大托盤靠近。葛雷夫揮揮手,讓靈界之牆開了一個縫隙。對狀況一無所知的凡人侍者踏入了靈界領域,開始向葛雷夫逐一介紹托盤上每樣蛋糕用料與工法。

 

紐特怔住了,心想:葛雷夫怎麼知道我要提到蛋糕?他沒有讀心力吧?惡魔應該無法預測天使的想法啊!看著紐特變幻莫測的表情,葛雷夫率先開口解釋:「蛋糕是要買給魁登斯的。」葛雷夫打斷了侍者的詳盡介紹,比了一個全部包起來的手勢,將侍者打發離開。

 

等侍者一走出靈界領域,再也聽不到真實的對話,葛雷夫這才開口挖苦紐特:「只準你用食物誘捕魁登斯,不允許我用同樣的手法?天堂的使者果然是雙重標準呢!」講到食物與誘捕的關鍵字,紐特突然顯得有點不好意思。

 

想開口辯解,嘴巴開闔了兩下,一語未發就閉上。因為不管是解釋還是辯論,紐特清楚知道口舌之爭他絕對贏不了葛雷夫。所以紐特決定談另外一件事:「我覺得你挺關心魁登斯的⋯⋯你不覺得這就代表惡魔也有關懷人類,愛護人類的能力嗎?」紐特想再度強調葛雷夫也有愛人之心,但葛雷夫只是冷笑著回答:「你想太多了,我不懂愛,也沒見識過愛。」

 

紐特說:「肯定有人愛你的。」

 

 

「我相信天父肯定不是其中之一。」葛雷夫這般反諷,立刻讓話題難以持續。不過天使從來就不是輕言放棄的生物。紐特想跟葛雷夫談論愛。曾有傳說,某位惡魔重新習得愛的能力,進而再度感知天父的愛,因此成功回歸天堂。將屬於惡魔的駭骨埋在生命之樹的根部,魂靈成為巨樹的養分,重新孕育生命。魂靈蜷縮在果實之中,等待成熟破裂,重為天使的時日。

 

雖然紐特沒有親眼見過那顆傳奇的果實,但天堂沒有謊言。所以紐特抱持著一絲希望,企圖提醒葛雷夫他回歸天堂的可能。所以紐特持續說:「你行走人世應該有上千年了?數千年沒有愛過任何一個人類,或者被任何一個人類愛過?」

 

「這是某種情史討論嗎?還是你想印證關於我的小道消息?天使也開始關注惡魔的私生活了?」

 

紐特很輕鬆的回應:「就只是閒聊而已。」壽命無限的生靈通常都是閒到發慌所以熱愛談天。若不是眼下情況特殊,紐特跟葛雷夫早該閒聊過無數次。葛雷夫用調笑的口吻回應:「閒聊嗎?好吧⋯⋯看在你昨晚很努力的份上,娛樂你一下。」

 

紐特發覺言外之意,馬上就臉紅了。天使不習慣被開黃腔,其實再正常不過。只是紐特會覺得自己的臉紅很缺乏氣勢。葛雷夫悠閒的將咖啡加滿,手指在名單上劃過,一邊做事一邊說:「愛是光明璀璨的東西喔!幾乎都藏在純白色的大門後面,那種我進不去的地方。」

 

「幾千年來,我都是看到黑色大門後面的愛情。這些人愛我選擇的軀體,愛我提供的財富,愛我象徵的權力⋯⋯愛情很虛幻,慾望很實在。」葛雷夫話語裡面的真實,殘酷的讓紐特難以承受。
「可是你感受過愛吧?至少在天堂的時候?」葛雷夫眼光沒有對上紐特。只是搖了搖頭,手指隨著頭部的動作,同時在名單上消去了幾行字。紐特這才驚覺葛雷夫竟然能一心多用,如此輕鬆的查知靈魂與過濾名單。

 

葛雷夫說:「既然都選擇成為惡魔,天堂的事情就不要記的太清楚了。況且愛太可怕了,沒有任何一樣東西跟他一樣可怕。」

 

「愛的存在與不存在都是武器。」

 

 

「愛的存在是武器。讓你在乎,給了你軟肋與被殺傷的可能。愛的收回也是種武器。代表拒絕,代表溫暖的離去,代表有人不再在乎。代表你在對方的心裡不再存在。如同信仰的消亡。」「刀劍的不存在不是武器,炸彈的不存在不是武器。所以他們都輸給了愛情的危險性。」

 

紐特忍不住皺眉:「這番話你準備了多久?」「或許幾秒鐘,或許幾百年?對我們而言,有差嗎?」葛雷夫笑著回應,神態中有著滿滿的不在乎。紐特說:「我辯論的時間跟機會都太少,所以不擅長。但你說贏了,不代表我被說服了。只代表我不善於辯論。」

 

 

「千萬不要太會辯論。等你很會辯論的時候,你大概也被踢下來了。」在談話辯論中大獲全勝的葛雷夫,拎起打包好的蛋糕,瀟灑走遠。

 

雖然惡魔不怕冷,但葛雷夫還是為了配合人類的偽裝穿上一件大衣。大衣的後擺在冬日的寒風中翻飛,遠遠看起也有羽絮飛捲的錯覺。紐特看著葛雷夫的背影,感慨萬千。他聽過太多關於這個墮天使的事情。天堂不存在謊言,但確實有些不可考的聳動傳聞。葛雷夫身上有太多浮誇的傳言,但忒休斯講述的真實故事,每一個都比傳言更加誇張。雖然忒休斯對葛雷夫的情感複雜,但紐特很欣賞葛雷夫的獨特,就像欣賞某種劇毒且瑰麗的罕見生物。

 

降臨紐約之後,紐特不只一次感慨兩人陣營不同。跟他談論愛情,也不過就是偷偷期望著葛雷夫有回歸天堂的可能。但天國的陣營,容得下葛雷夫的獨特思考嗎?

 

不要去想,不該去想。

 

紐特緩緩走回診所,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在一晚的疲憊之後,香醇的紅茶與美味的餐點多少提振了他的精神,甚至舒緩了他的腸胃。靈界生物不需真正進食但身處的軀殼仍需要基本維護。
惡魔有暴食之罪,鮮少忘記宴飲。反而是許多菜鳥天使常常忘記吃飯睡覺,忽視肉體的需求。

 

紐特感受到腸胃傳來的暖意,同時感受到葛雷夫微小的體貼與用心。又想起了那一整個托盤的蛋糕⋯⋯紐特實在無法相信這個惡魔心中沒有愛。

 

未完待續

TBC

 

*這個本子是之前就寫完的,但是被網友提醒網路公開的章節數量較少,所以在最近陸續補上。

 

*台中CWTT18寄攤在商攤葫蘆夏天,有需要本子的親可以從那邊入手

 

*通販目前都上架了:http://www.hwulu.com/ 直接搜索小逸就可以找到啦!

 

*在別的地方打一下廣告,終於對岸的淘寶聯結有啦!有在追其他本的人如果需要淘寶聯結可以下標囉!

https://shop114622996.taobao.com/search.htm?q=%D0%A1%D2%DD&s_from=newHeader&ssid=s5-e&search_type=item&sourceId=tb.item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