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同人] [暗巷逆襲組] 純情的怪物CH2~CH3 (接梗律師AU)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這個腦洞是在別人發表的圖片下面隨手亂打的故事

*原梗提供者:
蚤蚤與爾多
https://www.plurk.com/p/m8b9yc

https://www.plurk.com/p/m89phy

*原梗進行點菜路線,所以是逆襲組,搞笑略蠢路線。各種雷。慎閱。

原小說進行樓https://www.plurk.com/p/m8gize
整理到主站來就是為了標點跟閱讀方便,進行完整結構修改。

*純情的怪物CH1~CH2

 

===純情的怪物CH2===

魁登斯煮這一餐花了不少時間。至少時間足夠讓葛雷夫在胡思亂想後,還能短短打個盹。等他再度醒來,就發現自己正雙腳懸空的往飯廳前進。魁登斯已將人打橫抱起,用標準的浪漫電影公主抱姿勢將葛雷夫帶往飯廳。葛雷夫雖然在心理吐槽這個姿勢,但也懶得開口捍衛尊嚴。都讓人把尿了,還有什麼自尊?自尊早就埋入地裡,墳上的草都有三吋高。

 

「你臂力很足,抱人也很穩。」說出這句話,葛雷夫自覺是稱讚,拐著彎感謝魁登斯的勞力付出。

 

「我是兄弟會內的秩序守護者……不是說我會要求把音量轉小或者少喝幾杯。秩序守護的意思是把所有喝醉的學生,一個個搬回房間。還要用醫療復甦姿勢固定好,避免嘔吐物阻塞氣管。」

 

「在兄弟會內求生活。辛苦嗎?」從之前的閒談中,葛雷夫知道魁登斯入住兄弟會宿舍,型態上等同打工,成為全兄弟會的跑腿小弟與補習老師。

 

「他們待我很好。雖然外人都以為兄弟會都是熱愛玩樂的肌肉直男,恐同又缺乏同理心。但他們真的待我很好,跑腿或補習都是我自願。」

 

「看的出來他們真的待你很好,不然怎麼會幫你買破處套餐?」葛雷夫的口氣裡面帶了一點訕笑。魁登斯不出所料的臉紅了。但幽默和諧的氣氛也只維持了這麼一瞬。魁登斯方才洩漏了遭父母拋棄的沉重過往,讓兩人間的氛圍變得有點微妙。開口說什麼都不對,寧可讓沉默接管一切。所以他們安靜吃完一餐飯,唯一的聲響只有在湯匙上啜飲番茄湯的聲音。

 

「我會幫你把家務處理好,送你上床之後我再離開。」

 

「你可以留下。」葛雷夫說出這句話的態度很平淡,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魁登斯因此笑了,說:「你知道這句話很有暗示性嗎?」

 

「我記得剛才有個純情的好孩子說過:『不是所有東西都與性有關。』」

 

「我說的『暗示性』是指別的東西,比性更多一點而你不會給的東西。」魁登斯臉上又出現了易碎的神情。葛雷夫偶爾瞥見他的眼神,都會忍不住替他擔心。魁登斯漆黑如墨的眼睛裡,有太多的卑微與心碎,像是一個活生生的黑洞,隨時會有怪物從深淵中攀爬而出,把他整個人從裡到外的啃噬殆盡。

 

「既然我不會給,你就別去想了。」

 

「葛雷夫先生……那東西,你給過任何人嗎?」

 

「我不知道。」葛雷夫回答後,才發現答案誠實的讓自己驚駭。愛情這種東西,他給過任何人嗎?還有比「我不知道」更糟糕的答案嗎?不管是愛過,還是沒愛過,都比「我不知道」這個答案好太多。

 

葛雷夫想起他的夢魘,想起很久以前那人穿著囚服,隔著探視隔板說出的話:「葛雷夫,你不需要愛。有些人與生俱來就不需要這東西。」

 

「你只需要自由,你只需要看見內心的那頭野獸。接受我們生來就是不同的物種,我們只需要讓野獸掙脫世俗的枷鎖。」

 

思緒至此,葛雷夫突然一陣想吐,心因性的想吐。他衝到流理台邊上,對著水槽乾嘔。魁登斯跑了過來,輕拍他的背。低聲問:「食物太刺激了嗎?還是不該這麼早進食的嗎?」葛雷夫沒有說話,對著水槽乾嘔半晌,只吐出了一點湯水。等他再度抬頭的時候,他回了一句完全無關的話:「留下吧!睡我的床。」

 

魁登斯沒有追問葛雷夫的突然失態,只是從善如流的陪他共睡一床。葛雷夫提出要求之時,就打算為逃避夢魘而獻身。不管是病昏過去還是被操昏過去,都比想起不堪的過往來的好。但沒想到魁登斯卻謹守那句:「不是所有東西都與性有關。」那個晚上,被子底下只有溫熱的軀體,輕拂髮梢的鼻息。魁登斯連手腳都蜷縮在床角,避免失禮的碰觸。他願意留下,卻連一句話都沒有追問。微妙的距離,讓葛雷夫意外感到安心。

 

葛雷夫至此終於理解為何他每一場戀愛都失敗。絕對不是他父母說的同志因素,也不是心理醫生講的創傷症候群。

 

因為戀人需要親密無間。肉體的袒裎容易,心靈上的坦誠困難。他的生命傷痕累累,所以他的愛情,需要保持距離。他那毛躁的,驕傲的,既瘋狂又自戀的心靈,就是一隻忠心耿耿的野貓。忠心的野貓願意定時定點的出現,願意給飼主順毛撫摸。但是野貓不願掛上鍊子,不願被養在屋裡。葛雷夫以前遇見的人,都認為他的心還不定。沒有想過這樣的距離,已是野貓能給的全部。

 

或許葛雷夫想聽到的情話一直都不是「我愛你」而是「愛或不愛,不重要。」「定不定下來,沒關係。你任性做你自己,我在一旁陪你。」

 

魁登斯從沒要求過戀愛與承諾,他說自己要的是愛情的幻象,卻意外給了葛雷夫最想要的東西,最深切的陪伴。葛雷夫的靈魂深處,那隻驕傲的野貓,如今病懨懨的躺在床上,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踏,該如何用高傲的姿態全面投降。。

 

未完待續

TBC

 

* 大家點播的生病梗已經寫出來囉,接下來就是英雄救美梗了XD

* 這篇有人在問會不會出本。目前如果進度上OK,應該會是六月份的暗巷ONLY場次。但是這次的場次活動我三次元時間無法配合,沒有報名。如果來得及出本應該會寄攤+交付通販。然後再次感謝風騷律師X實習生的發展梗提供:蚤蚤與爾多

https://goo.gl/forms/kiy7FQ8T4Xjrj2WS2 印量調查,會有通販。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