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特務同人][Kingsman同人] 不死者的盛宴 CH1~CH3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梅哈蛋,三人混雜關係(走向為ALL蛋)===

===還沒看過電影第二集的不要看,有劇透===

 

===不死者的盛宴 Feast of the Immortal  CH1===

 

死亡隨行。

 

金士曼的學員訓練過程中,死亡是震撼教育的第一課。製造出學員淹死的假象,提醒所有訓練中人:特務工作並不光鮮。所有關於特務生涯的光輝,不過就是死亡幽谷中白骨鬼火。遠遠看去,一片燦爛熒亮,卻冰冷的毫無溫度。

 

成為金士曼後,就算是後勤部門也無法避免如影隨形的死亡闇影。眼見更多的死亡,談論更多的死亡。他們需要將同僚死因從子彈爆擊造假為車禍身亡,他們需要穿上服喪的黑西裝前往敲門,聆聽寡婦的嚎泣。他們是紳士,所以會體貼的在領口中多備一塊手帕。

 

手帕不是給自己用的,絕不。

 

除了別人的死亡,金士曼更常談論自己的死亡。幻想自己的死法是特務一職獨有的黑色幽默。有些人覺得自己會轟轟烈烈的死,像是為了拯救同僚而撲上手榴彈。有些人擔心自己的死法愚蠢。傳說中圓桌武士崔斯坦為了色彩錯誤的船帆而死,金士曼的崔斯坦之死也是同樣程度的愚蠢。

 

說好不提崔斯坦,絕不。

 

那一次,哈利站在吧檯後,悠悠哉哉的調配著馬丁尼。梅林靠在吧檯邊上,喝光他每一杯端上來的東西,商議著新人招募。話題在第九杯或者第十一杯馬丁尼後,以醉鬼步履的歪斜姿態再次撞入了關於死亡的話題。他們談及一個剛剛繼承名號的年輕生命是如何灰飛煙滅,再度爭論了崔斯坦的代號該不該保留。

 

「名字是咒。」喝醉了的梅林,不復平日的冷靜優雅。粗聲粗氣的說出這句話。「名字就是覆誦在旁人嘴裡的咒。旁人呼喚,你回應呼喚。」梅林放下了酒杯,用過重的力道。「崔斯坦這個名字不吉利。」

 

「實際上,圓桌武士的結局……多數都不算美好。」哈利還是很清醒,一針見血的指出這點。「你竟是迷信的科學家?名字不是咒。名字就只是名字而已。」哈利言辭犀利,語調卻十分溫柔。他知道軍需官偶爾需要喝醉,所以他站在吧檯後調酒。他知道人醉到一個程度就會五感模糊,就不會在耳邊聽見重傷待死的慘嚎或者冷靜自持的道別。

 

哈利把軍需官的心靈創傷怪罪於質量太好的耳機。

 

沒有人能聽著自己朋友的呼吸在耳道內漸漸低去而無動於衷。

 

「名字是咒。」梅林已經口齒不清,還是大著舌頭重複這句。

 

「如果名字是咒。梅林代表什麼意義?」哈利問,而梅林沒有回答。所以哈利自顧自地說:「如果名字是咒,加拉哈德的名字不錯。他在傳說中是手捧聖杯,看見四周充滿天使的光輝,靈魂得到救贖之後升天。」

 

「我希望我死的時候,天使的光輝會以蝴蝶的模樣呈現。很多,很多的蝴蝶。」

 

那是兩人的對話中,哈利唯一一次聊到「名字為咒」,聊到關於死亡的幻想。所以在哈利死後,梅林特意搜索了肯塔基州的蝴蝶品種。意外發現肯塔基州有個地名就叫「蝴蝶」。梅林知道這毫無邏輯可言,但他為此感到安慰。

 

梅林知道,在「過量馬丁尼事件」後,哈利一直努力想讓他聊聊「名字為咒」這件事。同時也聊聊梅林自己的死亡幻想。哈利是個溫柔的人,他知道梅林無意間成為金士曼職員的非正規心理醫生,卻始終沒有人聽他暢談人生。所以,哈利一直努力的想讓梅林開口。

 

對於這些事,梅林總是避而不談,笑而不答。有很長一段時間,這甚至成為兩人間的內部笑話。哈利會在槍林彈雨間說:「如果我成功在十五分鐘內達成任務,你就告訴我答案。」或者「如果我成功放倒所有警衛而不觸發警報,你就告訴我答案。」梅林會跟他討價還價,說出一個不可能的時間表或者數目字。讓哈利知道他拒絕回答。

 

當然,這都是年輕時候的事。哈利是個充滿毅力的人,他可以堅持不懈的將一個問題從年輕問到老。但他同時是個紳士,如果梅林不答,他當然不會緊緊催逼,把一個問題從年輕問到老。

 

哈利死後,梅林替他整理遺物。窩坐在滿是蝴蝶標本的房間之中,突然想起兩人很久沒在任務中談起名字為咒的賭約,哈利也沒再過問梅林的死亡幻想。「是不是這樣,所以哈利沒有回來?」明知不合邏輯,梅林還是會忍不住如此作想。彷彿一個長久有效的祈福儀式被遺忘了,所以厄運降臨。

 

梅林對著滿屋子的蝶翼,對著陽光下閃閃發亮的鱗粉光澤,輕聲問:「我告訴你答案,你會不會就突然回來了?」

 

「梅林這個名字對我的意義,不單純是輔佐亞瑟王的魔法師。梅林的名字,象徵的當然就是魔法……。」

 

「哈利,你曾說我是迷信的科學家。你有沒有想過?有可能因為我就是迷信的化身?無可解釋的魔法構成?」

 

「哈利,每個金士曼的人都想過自已的死亡。但是我無法加入任何關於死亡幻想的話題,因為我無法想像不會發生的事情。梅林意同於魔法,梅林不會死。沒有更多的秘密,我是個不死者,僅此而已。」對著一室空寂,梅林嘆了一口氣。「我說完了,而你沒有回來。」

 

***

 

關於自身死亡的話題,梅林從沒跟金士曼的任何人談過。但是他曾經跟人徹徹底底地討論過這件事情。好吧!他不確定那算是一個「人」。就像他不確定不會死的自己算不算一個「人」

 

一戰結束後不久,梅林在流浪式的旅行中到達一個重建中的渡假勝地,意外遇見一個如陽光明媚的女性。梅林在看見她的第一秒就恍若天啟,沒有任何理由,但他就是清楚知道:「同類。我們是同類。」

 

梅林一直以為,遇見同類的場景會是某個燈光昏暗的喧鬧酒吧。兩人會請對方一杯酒,然後靠在俗艷到自成一格的裝飾上,看著劣質雪茄的煙霧把燈火薰染的更加情慾迷茫。兩人會在那樣的場景中交換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談論遠比死亡更加讓人恐懼不解的不死之謎。而不是在天藍水碧的海邊,望著鷗鳥翱翔,靠著岩岸邊上的大石頭,有一搭沒一搭的講起自己的不死生涯。

 

「死了,連屍首都找不到。然後『噗』的一聲,就在某個遙遠偏僻的地方醒來。回到青春期,該死的全裸然後……」

 

「一切重來。」梅林接下了最後一截話。又補充一句:「我通常都回到三十幾歲的年紀。」

 

自稱愛麗絲的女子嚷嚷了幾句羨慕忌妒,回到成年人時期真好之類的話,就開始分享起自己的不死生涯。梅林最早的回憶只能追到威廉四世時期,模模糊糊的記得自己曾被捲入一場奇怪的決鬥。愛麗絲卻有著中古世紀的獵巫回憶。

 

「我被斬首過,燒死過,淹死過、鐵處女戳死過……嗯,死法挺多種的。總之就是沒死透。」她聳了聳肩,有點無奈的說:「這麼多華麗的死法,都是為了處死女巫。說我是女巫,所以那些年我被死了好多好多次……。不過一砍頭屍體就消失了,好像被說女巫也不算冤?」

 

「我被牛踩死過。」突然變成了死法心得交換,梅林只好挑一個比較有趣的來說。

 

女子請了梅林一個橘子,還很細心的把橘皮剝開。這讓她們接下來的對話有了背景香氣,海水鹽味混雜著橘皮的氣味。「聽起來我比較資深?那就聽前輩一個心得,慎選職業。」

 

「我正在流浪。」

 

「流浪不是一個職業,我不建議長期流浪。」愛麗絲搖了搖頭,同時將更多的橘子放進梅林身邊的布袋。「這個世界習慣每個人都安放在一個專屬於他的位子上。如果你沒有職業,沒有標籤。反而會引來不必要的注意……當然,也沒有錢買吃買喝。我們雖然不會死,卻不能像植物一樣澆澆水就會活。」

 

梅林誠懇發問:「如果有了職業,有了工作……死掉了,消失了怎麼辦?」兩人都很自然地沒有提到家人,也沒有提到愛情。或許是知道對不死之身來說,任何世俗的情感都只是不合身的衣服,不合腳的鞋。犯不著彼此折磨。

 

「我現在是作家也是古董商。你知道的,人們對於搞藝術的人總是比較寬容。我可以離群索居,也可以突然消失。」愛麗絲比劃了一個消失的手勢,接著毫不藏私,仔仔細細的跟梅林解釋該怎麼利用不死之身好好當個古董商。如何在「死前」好好規劃重生回歸的生活。如何安放資源,重新取得身分等諸多細節。

 

「不死之人該如何活下去。」聽來如此矛盾的命題,卻是梅林很長一段時間最苦惱的問題。他們都會在死亡地不遠處復活,而梅林曾在冬日荒林間重生,在走出荒林之前就凍死了,還凍死不只一次。情況愚蠢又惡劣,彷彿死神的低級玩笑。梅林也曾經裝瘋賣傻好長一段時間,扮演了一個摔壞腦子的流浪漢。不為別的,就因為他是個拿不出身分證明的幽靈人口。

 

因此愛麗絲主動跟梅林一起短短的生活了幾天。期間沒有任何浪漫情愫,只是短期密集訓練。愛麗絲教會了梅林所有不死之人活下去的要訣。

 

偶爾梅林會想,自己成為同事心目中「狡兔三窟的梅林」、「永遠做好萬全準備的梅林」都是源於長時間的練習。早在成為特務之前,他就在學著身分造假,不停安排著自己的安全屋。為了避免死亡,也為死後的生涯做好萬全準備。

 

如果有機會再遇到愛麗絲,梅林想跟他的師父說:「我挑了一個比藝術家更棒的職業。」

 

戰時的敵區間諜,承平時期的秘密特務。

 

這種職業太棒了!就算人間蒸發,連一根小指頭都沒有找到的徹底消失,也只會引發幾聲嘆息而不會引人疑心。不需要擔心死去的不死之人,選擇了隨時隨地都可能死去的職業。梅林在二戰時期死了太多次,但長官都以為他是成功脫逃。殊不知好幾次梅林面臨危險,即將被俘之時他就朝著自己開槍。

 

平安脫身的好招數,只是他媽的很痛。

 

後來梅林發現,衝在最前線的特務生活依然不適合不死之人。梅林不怕死,因為他根本不會死。只是他無法跟人解釋為什麼自己身中多槍之後不是倒下死去,而是憑空消失。所以,他轉到幕後,成為了後勤官,軍需官。同樣擁有特務身分,所以保持隱私很自然,離群索居很自然。

 

在一次不太愉快的內鬼事件中,MI6的梅林消失了。那個時候有好幾顆引爆的炸彈,所以找不到屍首也很正常。不過多時,憑藉著高超的駭客技巧與縝密的戰略物資配置思考,梅林很快在金士曼獲得一席之地。當時的亞瑟跟他開的玩笑是:「讓梅林來當梅林」

 

是啊!「梅林」真正的名字就是梅林。實際上,他早就不記得最初的名字。只是在不斷復活的這段日子中,他幾乎都以梅林做為他的名字。

 

梅林,幾乎同義於魔法的代名詞。在別人呼喚他的時候,彷彿呼喚一個咒語。提醒梅林是個「魔法師」,不是人類。既然不是人類,所有屬於人類的愛,友情,伴侶,家庭……就不該擁有。就算在某個瞬間,你以為你擁有了,卻還是要放手。

 

當伊格西一腳踏上地雷時,梅林知道,時間到了。

 

梅林要離開了。

未完待續

TBC

*這是看完電影後,壓力創傷之下的寫作治療……

*傳說中圓桌武士崔斯坦在病榻上等待救援,約定好以船帆的顏色報訊。因為船帆的顏色掛錯,得到錯誤訊息的崔斯坦在絕望中,撒手歸天。

*肯塔基州真的有一個地名叫蝴蝶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在看完所以文章後,我只想說you’re amazing.
    你的文字,令人感動,而你對於故事情節的編排也十分有研究,謝謝你給我如此好的經驗。
    希望你能繼續創作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