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鐵同人]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CH2

===如果你不是同道中人,看標題看不懂的那一瞬間,我勸你快點走!走啊!===

我大概從2016年十月底跳進同人圈子產糧,理由是看了一篇盾冬AU後腦洞大開。該篇盾是退役的美式足球隊長。冬是捲入禁藥疑雲的跳高選手。我看完之後跟朋友說:「突然好想寫美式足球AU啊!畢竟美式足球這個運動跟美式文化綁的這麼深……」我朋友很興奮,因為她知道我什麼都吃但盾鐵吃的比盾冬多。滿心認為我會寫盾鐵美式足球AU。結果我寫了超蝙……她整個大!崩!潰!

 

然後,我跟她說超蝙寫完,我會去寫盾鐵。她就很開心地說「等妳喔!」。果我開始寫這個故事之前,寫了5本暗巷,還又寫了2本超蝙(一篇23萬字一篇10萬字)。再不寫盾鐵?我覺得我要被朋友丟掉了……這篇文章可能會很長,設定於ABO世界(看看標題就知道了:A Brilliant Option)

 

ABO世界AU。時間線從復仇者聯盟一後的一段時間開始往下接。雖然是基於MCU世界的想法,但這是一個我想像中的世界,不會有內戰。這個世界裡冬兵並非殺死霍華德與瑪麗亞之人。隊長會更接近我理想中的類型,而不是電影裡面的設定。(同人就是拿來補全遺憾用的)

 

然後因為我真的真的很想把這個主題寫好,很有可能邊寫邊改。請看文的各位原諒我。

 

CP大致如下:

盾鐵,冬霍(對,妳沒看錯,冬兵與霍華德。正確來說是二戰時代的巴奇與霍華德)隱冬寡。設定上史蒂夫七十年前暗戀著巴奇,但是解凍後,東尼出現之後,並沒有感情發展。看文一定有風險,CP投資有賺有賠,閱讀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我寫這麼清楚,就是拜託不喜歡這個發展就不要看了(跪)

 

===明智抉擇 A Brilliant Option CH1===

 

碧藍色的電弧與橘紅色的火焰在曼哈頓上空縱橫交錯,一如沾附顏料之後隨意朝畫布噴甩的狂放之作。彷彿畫家靈魂內的不羈情感,噴薄而出,在晴空中炸成一片燦爛煙火。

 

看上去,很美。

 

史蒂夫仰望天空中轉瞬即逝的畫作,哀嘆一口氣:「東尼又來了。」東尼又一次的不顧安全因素,不顧事前戰略推演,用最危險卻最快速的方式結束一場對戰。在史蒂夫的嘆息中,濃黑色煙塵依舊滾滾勃發,彷彿瘋長的地獄蕈菇。金紅色鎧甲從黑煙中穿出,對比鮮亮的讓人難以忽略,更別提東尼張揚炫耀的手勢,高舉雙臂又略微弓身,彷彿大秀落幕的致謝時刻。

 

「鐵罐不聽話!你又要罵他了嗎?」克林特用人猿泰山的姿勢手腳輕靈的盪過史蒂夫身側,同時對空大喊,「鐵罐你又要挨罵了!」聽上去像是擔憂又幾乎幸災樂禍。

 

史蒂夫想自己永遠搞不清楚克林特與東尼的友誼究竟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兩個人似乎都熱愛看對方倒楣,出口的每一句話都十足挑釁,卻又能擠在同一張沙發上嘻笑不停的玩起電動遊戲。史蒂夫得到的待遇就大不相同。就算好聲好氣,有理有據的跟東尼開口,通常只會得到華麗的白眼與更華麗的花腔冷哼。偶爾則是機槍掃射般的詞語噴發,每一句話都在跟史蒂夫對嗆。

 

相遇之初,史蒂夫藉著惡劣的第一印象與滿腔怒火,還能跟東尼來一場唇槍舌戰。現在?認識越深,越是無法對東尼口出惡言。甚至戰場上的高吼,或會議上的檢討,史蒂夫都覺得自己無奈多過憤怒,嘆息多過咆哮。

 

「我不懂你為何要以身涉險?因為這樣比較帥嗎?」史蒂夫知道東尼在冒險的時候絕不開通訊,理由是「很吵,會分心。」因此克林特方才的幸災樂禍仍需鬼吼鬼叫。但是一回歸安全場域,東尼必會打開音頻,全方位收集戰場資訊。因此史蒂夫的質疑不需高吼,低聲說來,更像一句綿長的嘆息。

 

「不是比較帥,因為我原本就很帥。」東尼悠然降落,開了面甲,直接對史蒂夫說:「不是比較帥,只是這樣做比較快。」

 

「不是比較快就比較好。」

 

「哇!果然是來自上個世紀的發言啊!隊長,這世界就算不是比較快就比較好,也沒有任何餘地留給慢吞吞的冰凍烏龜!資訊時代,飆速時代,試著跟上!隊長!」東尼一邊用著機槍的語速說話,一邊飛回大廈。一句話前面的幾個詞還是面對面的交談,中間句已經是在空中的大吼,最後幾個字只能從通訊頻道中聽見,還夾雜著飛行時的風鳴呼嘯。

 

史蒂夫感覺非常無奈,東尼抗命又拒不道歉的做法,又一次把戰陣上的小小爭執,變成不得不列入戰後檢討的正式事件。有時史蒂夫很想抓起東尼的肩膀開始猛力搖晃,問他:「口頭認輸一次,好嗎?」「我們都知道你不會真的抱歉,但只要口頭上隨意道歉,假裝有反省的意思。我們就不用在福瑞那邊把所有的流程跑過一次。」

 

所有人都堅定認為史蒂夫固執!某種程度上來說,東尼‧打死不改‧史塔克比他固執千百倍。在戰場上屢次跟史蒂夫死磕到底。搞得每次戰後兩人都有開不完的評估會議,寫不完的合作性報告。若不是知道史塔克家族天性叛逆,史蒂夫甚至懷疑東尼就是想用大量的繁瑣文書惡整他。

 

或許,天性跟惡整各占一半?

 

東尼不理會任何官僚式的戰後會議,所有的報告也都丟給賈維斯。只是東尼大概萬萬沒想到,美國隊長的報告同樣由賈維斯撰寫。而且史蒂夫有信心,就算哪天賈維斯與他的小動作被東尼發現,神盾局內還有大批的探員願意替美國隊長寫報告。

 

史蒂夫看的出來,東尼明知唱反調的行為並沒有真正加重史蒂夫的負擔,卻還是堅定不移的持續站在「美國隊長」的對立面。美其名替老冰棍的僵硬計畫增添靈活度。

 

雖然史蒂夫真的很想對著東尼大叫:「就合作一下好嗎?假裝的也好!」但這些埋怨,史蒂夫已經學會不去對著東尼離開的背影還有推進器噴發的火花大吼出聲。一方面他不想給八卦小報報導復仇者聯盟不合的機會,另一方面,他知道自己的吼叫早成為當紅表情圖案。

 

一個對空大吼的美國隊長,底下的文字換了幾百種,從「買一送一」到「你媽喊你回家吃飯」。

 

『夠了,這些表情符號不需要更新。』史蒂夫在心中這樣告訴自己,回手將盾牌在背後架好。環視戰陣,找了一塊碎裂的梁柱坐下。立刻就看到克林特在不遠處打開街邊熱狗攤的箱子,從砸凹的攤車內找食物。迅速整理了兩個熱狗麵包,還搖晃著醬料罐朝自己走來。

 

「隊長?吃嗎?我沒有亂挑,這家平常要排隊。」克林特將熱狗塞到了史蒂夫手裡。芥末與酸黃瓜的香氣引的史蒂夫一陣飢餓,四倍的代謝力,對應的往往是遠超四倍的食量。雖然飢腸轆轆,史蒂夫握著食物卻是反問:「要怎麼給錢?」

 

克林特狠咬一口熱狗,一邊掏出手機朝攤車拍了一張照片,又開啟推特開始打字。「感謝網路時代,感謝追蹤人數。我上網張貼訊息之後,攤主通常會自己來聯絡我。不然,賈維斯也會幫忙。」

 

「永遠為您服務。」賈維斯清亮的英倫腔在公用頻道中響起。史蒂夫笑了,在人工智能的保證下,正式開動。

 

「隊長,為什麼不先回大廈?我跟小娜是非留下來不可。」克林特戳了戳自己戰服一角的神盾局記號,在上面留下一個髒兮兮黃色芥末手印。「今天損傷規模很小,你又不必做戰後場域交接,先回大廈休息吧!。」史蒂夫搖了搖頭,將嘴中的食物吞下後也不多解釋,直直往神盾局的車輛走去。

 

眼看史蒂夫即將加入戰後的清理大隊,克林特只好慌忙將熱狗塞進嘴裡,大呼小叫的追上去。「隊長,別留下來!你留下來我們要留更久啊!」

 

不顧克林特的慘叫與娜塔莎輕微的皺眉,史蒂夫加入戰後整理的隊伍。記者曾說美國隊長的愛國心濃重,總會在對戰後留下來幫忙收拾。敘述美國隊長如何體貼入微,溫雅纖細,把他誇的簡直世上無雙。實際上,史蒂夫只是不想太早回大廈,太早見到作戰後的東尼。

 

鏖戰過後,汗水與腎上腺素狂飆的情境下,信息素也會齊量噴發。第一次東尼在大戰後揭開面甲,史蒂夫立刻被迎面而來的信息素定在原地。眼前一片發黑,像是後腦狠狠挨了一棍。又像是全身燒了起來,心臟泵湧著,將發燙的血液擠壓到所有的肢端末梢。

 

東尼的信息素聞起來像是燒煮咖啡的濃香,滾燙的深棕色誘惑。史蒂夫立刻聯想起多年前戰火中的那家法國咖啡館。瓷杯不夠,店主東拼西湊改拿各式玻璃杯替他們盛裝。對著光,咖啡在玻璃杯中泛著琥珀色的光芒,還有沙金的色彩一點一點的瑩亮著。

 

咖啡就是史蒂夫的成癮物。以前體弱不能喝酒,後來是怎樣喝都喝不醉。巴奇說這樣太無聊了,白水如何慶賀?所以他開始喝咖啡。戰區的熱咖啡有時比烈酒更矜貴。咆哮突擊隊也因此成為唯一在咖啡館而非酒館慶功的小隊。

 

那時的史蒂夫還在習慣血清催長後的軀體。一直以豆苗的姿態生活,卻一夕抽長成參天巨木。他的手腳總是無處安放,時不時的碰碰撞撞。撞上門框的時候總能引發女孩子的一陣輕笑。那些女孩會假裝護士靠在他身上,對著他根本無傷的額頭吹氣,也對著他的耳朵吹氣。史蒂夫會漲紅著臉在咖啡館內閃躲那些漂亮的Beta女孩,引來隊友一陣陣的笑。巴奇笑的最大聲,笑他傻,笑他太規矩,太「美國隊長」。

 

其實血清催長後的慾望也同樣無處安放,時不時的在他體內碰撞。只是史蒂夫還來不及學會處理這一切就已深墜入海,在冰洋的包圍中緩緩凍結。

 

在現代醒來,史蒂夫第一個聞到的Omega就是東尼‧史塔克。他甚至沒有看見人,只是藉由門縫與通風口聞到咖啡的濃香,牛奶的溫暖,甚至是黃糖遇火燎燒的微小焦泡。光是聞到,都讓他忍不住捲起舌頭,緊貼上顎,品嘗起空氣中的飄忽甜美。一個源於匱乏童年的習慣,他總會品嘗空氣中的食物香氣緩解胃中因飢餓而生的灼燒疼痛。

 

史蒂夫當時的失神與隨之而來的詢問,引來神盾局探員向他道歉。「隊長,不好意思,不是附近有食物。還是你餓了?那是神盾局顧問東尼‧史塔克的信息素。雖然這是軍事基地,但史塔克的風格就是這樣,他幾乎不用抑制劑。」探員結結巴巴的跟他解釋,雖然史塔克工業是世界上最大也最權威的抑制劑製造商,但東尼‧史塔克同時也是最有名Omega權益促進者。他作風張揚,行事囂張,除了少數熱潮期依然需要出席活動的狀況之外,絕對不用抑制劑。探員甚至調轉了平板電腦,讓史蒂夫看起了網路影片。

 

「我聞起來這麼好吃,為什麼要用抑制劑蓋掉我的味道?」

 

「我聞起來很好吃,不代表人人都可以咬一口對吧?但是妳可以的,親愛的記者小甜心。我讓妳咬一口。」

 

史蒂夫看著螢幕上那個戴著墨鏡,舉手投足像極了霍華德的男人正在滔滔不絕,心底一陣關於懷戀的溫柔疼痛。心想著,「所以抑制劑的開發真的成功了。霍華德成功了。」

 

史蒂夫向那位探員借來了平板電腦,笨拙的搜索起關於抑制劑開發的歷史還有霍華德獨子的消息。

 

現代社會,抑制劑的開發已然分化的極其細緻。Omega有日常使用的抑制劑,降低他們的誘惑力,讓他們聞起來跟Beta幾無不同。或許好聞了一星半點,但絕不會在生理層面上誘發性慾。

 

當然Omega也有熱潮期使用的抑制劑。一針下去,高燒似的體溫,黏膩滴答的下體,春情朦朧的哀求眼神全都不見了。未結合標記的Omega不再需要把自己鎖在小房間裡,也不需要組成社區互助會托人守衛,更不必在甬道內插進一根假陽具羞恥的自瀆,然後咬著枕頭或被子希望隔著一個門板的守衛隊不會聽見。已結合標記的Omega同樣不需翹著屁股哀切求操,甚至為求體況安穩而提早結合,一輩子掌握在一個混帳Alpha手裡。

 

熱潮抑制劑的成功讓Omega能從家庭中解放,順利進入職場。甚至不再受限於單一亞性別的工作環境,能夠在多元性別的環境中工作。抑制劑的誕生不只促進了性種平衡,更讓Omega成功取回生命的自主權。抑制劑是霍華德‧史塔克的劃時代創造,更在東尼‧史塔克手中臻於完美。抑制劑的效果更好更持久,副作用更是低到可以略去不計。如今人們服用抑制劑,彷彿吞下一顆晨間維他命。

 

科學頻道的大量讚美也無法讓史蒂夫對東尼產生正面觀感。事實證明,史蒂夫不該學會上網後就自行使用電腦。他怎麼會知道這是一個假新聞比真新聞多的年代?惡意剪接加上內容農場,還有不小心點開太多以「史塔克生日派對大爆發」、「史塔克漁網內褲四分鐘完整版」為標題的影片連結。導致兩人在正式見面前,史蒂夫就有了先入為主的惡劣印象。

 

因此史蒂夫說出來最好聽的一句話是:「你的信息素跟你爸一模一樣。」接下來的話一句比一句難聽。質疑東尼有沒有資格當個英雄,甚至開口說出:「脫掉盔甲,你剩下什麼?」

 

東尼迅速回答:「天才,億萬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一句不讓的把史蒂夫嗆到無話可說,因此史蒂夫並未發覺東尼從未對信息素的相似發表意見。

 

後來史蒂夫才知道,他自以為說出來最好聽的一句誇獎,在東尼耳裡恰好是最難聽的一句話。

 

「你的信息素跟你爸一模一樣。」

 

子肖其父,在七十年前絕對是一句誇獎,尤其霍華德又是一個如此超凡出眾的天才人物。史蒂夫再怎樣也沒想到霍華德醉心工作,工作之餘更是忙著打撈美國隊長,因而長期從東尼的成長中缺席,以致父子感情其差無比。原本史蒂夫認定他跟東尼的關係不好,源於「脫掉盔甲,你剩下什麼?」的那句話。沒想到,從說出「你跟你爸一模一樣。」的那一刻開始就開始偏斜。甚至早在霍華德不斷尋找美國隊長的當下就已註定:史蒂夫跟東尼,很難存在隊友以外的情誼。

 

所以史蒂夫對於入住已成復仇者基地的史塔克大廈,始終帶著些許抗拒之意。神盾局探員猜測高科技裝修讓史蒂夫難以習慣,實際上,史蒂夫的學習速度很快,史塔克出品的科技也很人性化,賈維斯更是全方位的提供協助。

 

史蒂夫抗拒入住只因為……東尼的味道無所不在。

 

對一個沉睡七十年的人來說,適應現代社會已是困難重重。他不需要,也不應該讓自己陷入一個更複雜的情境。「被一個比自己年紀大的侄輩Omega的氣息撩的頭昏眼花,那個Omega卻非常討厭自己。」這種問題,絕對是史蒂夫不想面對的「複雜處境」。

 

史蒂夫知道自己不能把這問題宣之於口。他要跟誰說?在這個時代,他有很多的隊友,卻沒有太多的朋友。史蒂夫也知道自己無法上網匿名發問。就算他不熟悉電腦,他也知道賈維斯有多厲害。或許他剛剛將問題上傳,下一秒就會被賈維斯通報,當成變態給扔出大廈。

 

最諷刺的地方就在這邊,史蒂夫不想長時間待在大廈,因為東尼的味道讓他心煩意亂,卻也不想搬離大廈離東尼的味道太遠。

 

『所以,又是一場暗戀了嗎?』史蒂夫這樣問自己。『不過暗戀也很好。』史蒂夫這樣告訴自己,因為他一直是個擅長暗戀的人。

 

未完待續

TBC

*我!!!我寫了ABO了……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