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人很容易出現家庭問題的原因

東方社會很重視「集體主義」的思維,常常會以重視大局、社會、團體而忽視個人意願,這並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東方社會常常賦予了長輩一種權威、無條件的權力架構。這種隱性規則的存在可以由一些假設情境來檢視:

1.在路上,一個女生打男生一巴掌  VS. 一個男生打女生一巴掌。

 

前者會讓人有一點點偏向想了解發生了什麼事,而後者則幾乎會覺得男生太過分XD

 

……其實都一樣過份、都不應該。

 

 

2.同理,今天在路上一個媽媽罵小孩  VS.  一個小孩罵媽媽。

 

 ….直覺的會覺得小孩不聽話,而不是直覺想到是媽媽的管教方式失當。這種隱性規則讓晚輩與長輩有衝突或摩擦時,社會的壓力都偏向於讓晚輩退一步,用長輩的壓力要求晚輩退讓。

 

在一般的情形中或許還能說是一種習俗慣例,但,當這種衝突發生於晚輩、小孩『自己的生命』時,這種權威便顯得極度無理了。

 

 

家庭關係問題成因當中,有一個概念是『界限』的掌握不當,家人之間界限過度緊密:管了不該管的事情;或是家人之間界限過度疏離,彼此沒有聯絡感情。而在東方社會,當我們在說家庭界限的模糊時,通常指的是『長輩』踰越了晚輩的界限。

 

侵犯了對方的隱私權、獨立決定權、人身自由……實際上很多都是長輩無理的去控制年幼的晚輩。

 

 而,這種界限的模糊,有一部分是源自於華人父母將小孩視為自己的一塊肉、並未將之分化,這些父母其實沒有意識到「小孩是獨立的一個人」這件事。

 

有問題的家庭常常源自於有問題的父母,而華人社會又允許父母擁有權威及「與小孩一體」的想法,因此在華人當中常見到父母與小孩過度黏著,且給予很多不是小孩想要的要求跟控制。這種有謬誤的關係,表現於幾方面的形式:

 

 第一,以為你好為名的包裝,實際上並非如此,因為父母並不是小孩、不在小孩的位置上看事情與感受事情,卻也從不去聽小孩的價值觀

 

 這邊很好玩的地方在於,社會只允許父母灌輸小孩的價值觀,而沒有賦予小孩說話的權利。

 

 『為什麼,長輩的價值觀會是對的?』

 

這件事情在東方被提出來就會被認為是忤逆吧

 

舉最極端的例子,孩子喜歡同性或異性,誰最清楚?哪一方擁有述說權力?東方社會很好笑的把這權力給予長輩。

 

 『你還小,你不懂』、『我怕你被騙了』、『這只是一時激情….

 

這種明顯抽換概念與價值觀的敘述,在這個社會是允許的,所以權力架構於之成型。(長輩喜歡吃蘋果,然後旁邊隨便一個路人來說:『你不能吃蘋果,蘋果不是你喜歡的』、『你年紀大了判斷能力有問題啦』、『我怕你被騙了啊』、『你喜歡蘋果只是暫時的啦』。這種邏輯是正確的?)

 

 重點不是說服的話語,而是說服的人,有沒有好好的把話攤開來說….分析利弊,說明選擇可能造成的壞處,然後再交由對方做抉擇。

 

 有很多人,照著傳統去走,但是卻無法好好的說清楚自己影響別人的理由、弊病、優劣,結果大家不是用道理在溝通,而是倚賴權力替自己說話

 

(權力允許一個人直接說白海豚會轉彎喔!不用經過思考、不用驗證,握有權力的人被允許不用過度講道理就直接說話……因為沒有權力的人是被迫聽從的。)

 

 

 

第二,子承父業的詭異生命線

 東方社會對於生小孩這件事其實是很弔詭的….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時間到了該生小孩

 

生殖焦慮造成一堆感情上的社會現象(下略數十萬字  )

 

而生小孩這件事,由於群體意識的影響,有些有問題父母的問題心態就出在於:把養小孩當成生命任務之一。然後任務又要做到好,小孩的失敗就好像自己的失敗一樣……。大家養小孩就開始比較,比誰的任務完成得比較好

 

因為無法拿『自己』的成就出來比,結果就是拿小孩子出來『肯定自己』()

 

(所謂生命延續的概念來自於死亡焦慮,但東方人的這種連結比較強。)

 

結果是:當小孩想走的路與自己的價值觀衝突時,父母會『感到自己失敗』。

 

這真是超詭異的邏輯連結

 

 

 

 我們再舉最極端的例子來看:

今天一個小孩喜歡的對象是同性,結果父母的反應不是去理解他喜歡的對象、不是去關心喜歡同性對他的意義,而只是對他說:「我對你很失望」

 

這是很沒有邏輯的連結啊….XD

 

這個例子只表示….不符合此父母對於小孩形象、未來想像、價值判斷的,就是不好的,然後小孩走向不好的,所以失望….

 

問題是『價值觀』本來就應該是各人有各人的感受,但詭異的群體社會卻賦予長輩權力,當長輩與晚輩價值觀不一致時,長輩握有權力說晚輩是錯的。

 

(此權力會隨著晚輩長大而慢慢消失,直到晚輩變成另一個世代的長輩之後,又開始有奇異的權力了。)

 

(然後東方社會很奇妙的是有權力,然後有權力的人都不注意自己的責任的…。)

 

這種根植於社會的權力不均等,造成很多家庭的問題在於,父母與子女的關係過於黏膩、過度涉入,然後父母通常具有享權威卻不用負責的地位

 

結果就是讓小孩子感到非常的痛苦,生命常常有分裂感:一方面要去符合父母的期待,縱使自己不想要往那方向走;另一方面則不斷的去尋找填補自己內心空虛與能療癒內心的人事物。

 

 

這種痛苦常常要等到自己長大成年之後,擁有對自己生命的自主權,才會慢慢消退,但往往這時候又要結婚生兒育女了,所以原本自己無法自主的遺憾,就用要求小孩的方式來填補……XD

 

 

這種詭異型態子承父業的無盡循環,就會成為華人社會家庭問題的重大議題……。

 

 

所以,要處理家庭問題中小孩角色的個案,要花很多時間去傾聽他們「想要什麼」、「覺得什麼是重要的」……因為往往他們的聲音都沒有人要聽。

 

  

而處理家庭問題中父母角色的個案,要去釐清權力跟各人獨立生命的議題,一方面同理個案的權威想像,另一方面也要讓個案去同理作為孩子的角色

 

 

 

 

 

文章by es21

 

小逸擔心自己最近部落格會被北海道文淹沒orz…所以跟es21商借了他最近寫的東西來轉貼

雖然不是部落格內慣常出現的愛情教戰文

但是我覺得這是生命中不可避免的感情問題

放在這個分類下應該也可以啦XD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你說的真好,我就是這種情況下的小孩,但雖然成年了,卻因為單身,依然被母親死死撅著。她的藉口是只要沒結婚,我就是小孩,難道法律上規定的成年是指結婚不是20歲嗎?就算辯到她啞口無言也沒用,因為接下來她換另一招~裝可憐。
    說她糖尿病,高血壓,歲數大,身邊沒人很危險等等等……,再加上她不時傳遞的社會壓力(親戚,鄰居說你為什麼要搬出去?不在母親身邊照顧……)。
    問題是先搬出去,還拒絕讓她同住的哥哥,她卻不去要求責怪他們,造成哥嫂他們也順理成章的賴給我。
    於是我要求母親一起搬到我想住的地方,生活機能較方便,工作也多的區域。
    她卻又因為對老屋的不捨,死都不肯。硬是要我耗費生命,陪她住在一個死氣沉沉的區域。
    我就如版主說的,在極大的痛苦下,只能一直尋找短暫的療癒物,通常那代表購物,我必須不停的花錢來麻痹自己。
    但當我幾次真的受不了,死硬的要搬走,我媽在恫嚇威脅,及揚言斷絕關係無效,終於死心,以沮喪絕望又哀傷的神情告訴我說:好啦~你要就搬出去啦!
    那種疲憊無助,萬念俱灰的語調又讓我心疼不已,出去的決心瞬間又弱了!
    我又犧牲自己的嚮往和規劃了!
    可是我一回心轉意,母親又開始她過度干涉,強勢控制的個性,根本沒有改善。
    這種情況下,也讓我開始恨起哥嫂,他們的推諉責任陷我於泥沼,我等於失去了全家人。
    但是這些痛苦,又沒辦法跟人傾訴,就像版主說的,東方社會只會一徑的要求晚輩退讓,即便父母無理,也要無條件的接受。
    所以我跟別人傾訴,別人不會同情或理解,只會二度施壓傷害我。
    大家都只會替長輩說話,不管年輕還老的,因為這最安全,就算稍微同情我的,也只會說些無關痛癢的心靈雞湯。
    我現在很痛苦,因為我面臨的是捨棄自己或捨棄一個孤老病弱卻又很強勢的親人,真的得心理諮商了!

  2. 你說到長大之後對自己擁有主控權,
    痛苦慢慢消退了但面臨結婚養子,
    會以要求孩子來填補空虛…
    這種思想很病態吧..
    這樣根本只是把小孩當成玩具一樣操弄…
    如果是真正的愛他的話應該要給他自由成長的空間,
    只要不做真正的’壞’事做什麼都可以。
    因為我的父母也是抱持那種傳統的期待來要求我該做什麼,
    我反而不會想用我的小孩來彌補這種缺憾,
    自己受過的苦就不希望孩子也要承受,
    而是給他多一些的自由空間

  3. 【給版主的建議】屬於這類家庭傳統觀念的資訊文章,若著作者非得到專業認可資格的話,只能作個人觀點及角度去發表,若這類或這遍文章是摘取於某專業類的作者,也必需同時公開來源資訊的細節如第幾頁第幾段,才能算是一遍具認同性的專業發表以不致會引起誤導及質疑性的可信度,若是純屬個人發表或許在版面內的著眼處,需標示[此文純屬個人觀點與角度,非一般擁有專業該類認知者的資格]這樣才能給瀏覽者一個正面及自我判斷文章內容可信性的程度!這都是一般發表專文的附註,這樣瀏覽者便清楚正在看的是那類文章資訊了!
    版主回覆:(02/05/2014 04:17:29 PM)
    寫文的es21本身是領有諮商心理師執照的諮商心理師喔 我會標註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