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美麗的蝴蝶 請自在去飛

郵差來按鈴。PTT系統上一句再普通不過的話,我開了信,說什麼也沒想到會看見那個暱稱。

「小乖」,一個我廢棄經年的稱呼。

信中的妳說:小乖,我要結婚了。

我看著這句話,眼淚就止不住的拼命下落。我幾乎忘了還有人活著,在那死去的愛情裡。
一場車禍,埋葬的不只一具屍體,還有活生生的魂、活生生的妳。

你那含苞待放的青春,只願一次春天的吻。卻在最美的時刻,凋零為墳上的淚。
斑斑淚痕,鑄「恨不化蝶」四個讓我驚心肉跳的字。

當時年紀小,卻驚覺逝者最大的殘酷,就是留我們獨活。我只是一個妹妹,卻也背向他的死而不願面對。
用盡力氣的忿恨他對人太好。好的無可磨滅,才讓我們心痛到很久很遠。

妳說:要結婚了。卻無法坦然面對他的死。
妳說:無法著一身的黑喪,去披雪白嫁紗。
妳說:還愛他。還為了網拍逛到一件灰色的大衣哭到寸斷肝腸。
妳說:現在的妳很失落。嫁給一個不夠愛的人。可以嗎?

但我想告訴你:失落不是現在。當車子撞進楷哥車裡的那一瞬間,就失落了。

失去、墜落。

當煞車聲響起,撞進那美麗的軀體。當爛掉的車頭摧折脛骨,爆開的氣囊擠壓肺部。
看似強悍的人體,在死神手中柔嫩的像過熟番茄。輕輕一擠,鮮血噴出。
污了擋風玻璃,壞了的雨刷卻繼續來回。忘了內外之別,忘了非雨是血。

Bon Jovi唱片在車體紛飛後繼續轉動。its all about loving you…的聲音卻就此卡住。
將滅的車頭燈脫出,一如垂下的頸子,天鵝一般的美麗弧度。他的生命,在最輝煌燦爛的時刻嘎然而止。
短短的,卻就此一生了。

也就是妳的一生了?妳問。

因為他給予最沃實的愛情,任由妳在此寄生。妳說,妳失去了妳的人生,只因絲籮不能獨生。
原本不該想起,早就不能夢憶。只是說什麼也想不到會從網路世界看見「小乖」的文章。
找回了失散的「血緣」。卻湧起了諸多的疑問。

『小乖,我可以嫁嗎?』

對不起,我真的不能回答。

當我一樣,無法坦然面對楷哥的死。也偶爾因街頭響起Bon Jovi的歌而轉身。
但我知道他是這麼、這麼的愛妳。

他很愛妳,我代替他告訴妳。

他真的、真的,非常、非常愛你。

我以他親口所封的:「最了解我的老妹」身份告訴妳。

而美麗的妳不該只擁有一個花季。妳說恨不化蝶,但梁祝的故事已遠。現在我們來說另一個蝴蝶的故事。

聽說:「一個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這個故事,拍成了一個電影。在我眼中,它浪漫的無可救藥。男主角改變的結局
當中,有兩個對女主其實不錯。一個是男主角的殘廢,除了他自己的母親之外身邊的人各個幸福愉悅。

另一個,也是最終的結局。是男主角自始的放棄,讓他跟那個女孩從來就沒有「開始」。
鏡頭拉見兩人在街上錯身的瞬間,女孩自信而亮眼。

那一瞬間,我突然好想哭。妳有沒有想過?如果只有他的死,能讓你幸福,我知道他義無反顧。
或許楷哥太愛你,與惡魔交易,選擇了一個對妳最好最好的結局。

蝴蝶用自己的死,奮力拍動它的翅膀。起風了,就請活著的蝴蝶好好去飛。
不要辜負他美麗的雙翅臨死前的一振。美麗的蝴蝶,請自在去飛,好好的過這一生。

然後在街上某個錯身的瞬間,看著一個蹦蹦跳跳的男孩,突然立定,對妳淺淺一笑。
在眼光中偷偷告訴你:「真好,妳過的很好。」

這樣,一切就都值得了。不是嗎?

他的死、妳的淚。曾有的過去,不滅的愛情。

獻給妳
雖然妳早在Say Love版看過這篇

雖然 很快我就再也不能稱妳做大嫂
但我會是妳一輩子的呆呆小乖

訂婚快樂
小乖愛妳

也請妳要好好的愛自己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